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走进这个老厂房,也就走进了曾经的千家万户

天府文化ChengduCulture 2019-02-10 16:25:44



成都北郊,成彭高速,龙桥出口左边,一排红砖墙。远看,没什么稀奇;进去一看,大有乾坤。这个位于成都新都区的古家具博物馆——香迪红馆总面积约四万平方米,原本老厂房的布局,已经被馆长曾道松改造成了文化创意空间兼收藏交流平台。



格物致知 一部立体化的《长物志》



构建收藏爱好者赏鉴和品评各自藏品的空间在古老的中国是一种传统。


比如18世纪中叶的扬州,堪称当时世界首富的扬州盐商不遗余力地践行着传统社会精英们的价值观所划定的生活格调——早在明代,就有仕宦世家子弟文震亨(“明代四大家”之一文徴明的曾孙)写出《长物志》,引领中国古代名士过一种寄托审美情趣和构筑精神世界的精致生活,包括室庐要如何陈设,几榻、器物要是什么样的形制、如何摆放,造景布局的花木、水石、禽鱼应该是怎样的,还精确到与文人雅趣直接关联的书画、香茗等等。在当时,他们收藏的书画拓片和重要的历史典籍,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整个扬州的社会文化生活。


香迪红馆大门景观


文人雅集作为一种中国文化史上的独特现象,总是出现在经济繁荣的历史时期,经济富庶的区域。倒回去二三十年,还在埋头做手工匠人的曾道松肯定没有想到,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也可以在成都建起这样一个园林式博物馆,安置自己的收藏,招待同好,向大众普及。


“中式家具是可以摸可以用的,不应该与大众隔离,秘不示人。”香迪红馆馆长曾道松的初衷特别简单,就是把数十年的收藏展示出来,让大家知道中国古代的家具是怎么样的,老祖宗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曾道松的收藏以明清家具为主,价值逾千万:朴素高贵的明式家具、雕饰繁复贴满金箔的清式家具、川西风格的雕窗和门扇,应有尽有,包括雕龙刻凤的千工床、工艺精美的嵌百宝座屏,各式座椅、条案、书桌、搁架、屏围、箱柜、床榻⋯.就像一部立体化了的《长物志》,以可感可触可步入的方式,向我们直观立体地展示出中国古代社会精英的审美情趣和生活格调。

 

收藏丈量文化之美


有人说:这三、四万平方米的老式厂房,如果租出去,每年轻轻松松可以有近百万元的收入。也有人问:价值逾千万的收藏,为什么不出手变现?


——类似的问题,曾道松均淡然以对:“我拿那么多钱做啥? 每天数着钞票玩吗?”对今天的曾道松来说,钱再多也只是数字。


香迪红馆艺术品展览区

 

苏东坡在《宝绘堂记》写过一种特别被中国藏家由衷认同的观点:“见可喜者,虽时复蓄之,然为人取去,亦不复惜也。譬之烟云之过眼,百鸟之感耳,岂不欣然接之,然去而不复念也。”再珍贵的收藏,于个体生命而言,不过是“烟云过眼”,对于它们最终的归处,谁又做得了主呢?在痴迷古家具收藏的曾道松看来,明清与民国时期家具是传统文化的瑰宝,收藏它们既是以一己之力保存历史记忆,又有助于传统木工工艺的传承。


香道体验区


曾道松从少年时期便拜师学习木匠手艺,从学徒工做起,到1989年创办自己的家具厂,一做就是大半辈子。“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新都高架村就专出能工巧匠,那时候城里(成都)的房子好多都是高架村的师傅们盖的,年轻人也愿意跟着师傅们学,工钱高嘛。”对曾道松来说,14岁时拜师学艺的旧事如在昨日,“对木工的要求比对泥工高,要手巧、肯学、有悟性,那时候一拜师就是二级工,但刚开始的时候都要从杂工做起。”

 

在日本纪录片《寿司之神》里,我们能看到学徒工的修养:没学会拧很烫的毛巾,就不可能碰鱼;然后要学会用刀和料理鱼;多年之后,才会被获准煎蛋。而学徒工的养成在建筑工地上更为严苛,曾道松说他一开始只能接触工地上的废弃木板,要不就是从旧木板上拔钉子,要不就是把几块简易木板拼接在一起供人搅拌水泥用。这样几年之后,才能上手摸好的木料,开始学做门和窗。再之后,开始学做家具,对于家具的材质、做工、形制、品相,包括后期的打磨、上漆⋯.方方面面都得下一番苦功才能精通。


展厅一角


这位喜欢艺术的学徒工好学肯钻,顺应上世纪八十年代家居装饰的流行趋势而学习玻璃画。从观摩别人制作开始,将花鸟、风景和人物都画得惟妙惟肖,足不出户给城里的工艺品店做供货商,第一年收入就上万元,那是1987年,曾道松成了他们村最早的“万元户”。两年后,他创办了一家家具厂。探索艺术和家居如何结合得更好,探索如何过一种极具审美情趣的生活是曾道松矢志不渝的追求。正是在这种探索实践中,曾道松迷上了收藏明清家具——毕竟明清家具(尤其是明式家具),是我国古典家具艺术的顶峰。

 

传承心愿 手工匠人强强联手


当初,香迪红馆的收藏和运营全部来自曾道松的个人投入,以配置有茶道体验室、艺术品展览区、冷餐区的中国古家具博物馆为中心,规划了民间精品收藏博物馆集群、艺术家工作室及美术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创作室及展览区、传统木作DIY体验中心⋯⋯对文化之美的探索没有尽头,而馆长曾道松对传统与当下结合所产生的丰富可能性的探索亦没有尽头。


2015年至今,香迪红馆成功举办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邀请展、书画展、四川省古玩收藏文化博览会、陈氏太极拳成都传承培训班等诸多传统文化盛事。矢志不渝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香迪红馆赢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多国艺术家纷纷前来参观,国际品牌的发布会、中德艺术文化交流基地先后来落户。


最让曾道松高兴的是得到志同道合者的支持。四川博物院副院长、研究员、首席专家魏学峰出任香迪红馆的首席顾问,他自己历经二十余年所收藏的数百方珍贵的歙砚也作为常设展品陈列其间。志同道合的手艺人也加盟进来,“非遗”技艺传承人牟伟就是其中之一。


茶道体验室


收藏了大量珍贵的自贡盐商古家具的牟伟,最初是因为修复古家具而走上木雕之路,没想到一做就是二十余年。除修复了大量古家具外,牟伟还尝试仿制古家具作品,包括龙头太师椅、木桌、顶箱柜、如意、笔筒⋯经他的巧手修复、仿制的木制家具、文具,古意盎然,常常连行家也难辨真假,最令牟伟的朋友们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是:他曾着手修复一张明式桌子,最后的结果是连故宫博物院的鉴定专家都没有看出修复的痕迹。


牟伟专研木作二十多年,为了找到称手的刀具,不惜自己抡铁锤打制。他亲手打的刀足有上千把,圆刀、直刀、三角刀,不同形状,不同尺寸都有,长的20多厘米,窄的只有头发丝那么细,装了几大箩筐,精准地适合镂空雕、圆雕、浅浮雕、深浮雕等各种雕刻技艺。每个人有不同的爱好,和曾道松一样,他不强求自己的孩子未来会和他有同样的痴迷,但巧夺天工的手艺总是想传下去,他带着自己多年收藏的珍贵木材和全套刀具入驻香迪红馆,“将来还是想带点喜欢雕刻的学生。”


藏家也好,手工匠人也好,最大的希望还是传统手工艺能够得以传承,发扬光大。如果说国外亚洲艺术古董商的看法止步于给中国老家具“足够的呼吸空间”,而国内藏家和手工匠人便是给传统文化续上那一口呼吸的人。



《天府文化》2018年4月新刊已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