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热热闹闹吃和牛

和Vicky一起发大财 2019-01-10 13:43:03

聚餐

  3月

13日



上周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和几个同事去长安壹号吃烤鸭。

 

那顿烤鸭是Mei请客,而且是她特别积极地请的,因为我帮了她一个小忙,对Mei提出表扬。Mei是一个好同事!


和我同月同日生的,特别喜欢她!


你们一定奇怪我怎么突然插播了这么一条赞美,如果不是有人威逼利诱,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

 

很多人问我朋友聚餐怎么付账,我以为AA制早就是常态了。我们吃饭这么频繁,AA制是最方便的做法,得体而且高效。

 

并且AA制是让朋友聚餐得以持续变成随心所欲事情的极大助力。如果每次吃饭都要找一个金主,慢慢这饭就越吃越少了。

 

可能有人会说:“我很大方啊,我愿意经常请朋友吃饭。”

 

我觉得这里有个误解,朋友吃饭选择AA制,并不是不大方,而是再大方的朋友也不能让人家老请。

 

杠精们又会说:“那你可以请啊。”

那我的朋友也不好意思总白吃啊。

 

杠精们:“轮流请不行么?”

难道还要有个人专门记着谁请了几顿吗?

 

所以推广AA制刻不容缓,让每个人都放下心中的包袱,带钱吃饭。



上周是三八节,下午公司给女同事们放假半天,这个节对于我而言,唯一实惠就是这个。

 

蛋总晚上和大学同学有饭局,我就赶紧约朋友吃饭。

 

刚好男性朋友们都有事,豆豆因为第二天要体检,所以不能出来吃生冷油腻,就我和非非、菜花吃饭。

 

我下午五点多就去非非公司(大小星球)找她了。

 

我去找她,倒不是因为别的,一是反正下午放假,没啥事干,二来,非非从来都忙得四脚朝天,我得去盯着她准时吃饭。

 

陛下(在公司门口捡的黑白花的小猫)不在大小星球办公室,因为春节期间寄养在朋友家了,春节后就养在非非家里。

 

朋友的妈妈特别喜欢它,只是一度把名字记错了,一直管它叫‘上帝’。

 

我到大小星球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公司在进行插花活动,赶着三八节从云南买了好多鲜花,摊在桌上,女同事们自己给自己插花。

 

非非热情邀请我:“你也来跟我们一起插花啊”。

 

但是所有手工活儿我都不乐意干,所以拒绝参与,只是瘫坐在沙发上品评了一下大家的插花手艺。



我们订的餐厅是六点半,那天全城大堵车,餐厅离大小星球很近,我计划六点左右出发,走着过去。

 

菜花是六点前来的,非非刚好整理了一捧花送给她,然后非非就去处理公司事宜了。

 

六点零七,我坐不住了,但是非非还在开会。明明刚刚还没有开会,马上要出门了开会,越要吃饭会越多。

 

我焦躁地来回踱步,后来和菜花商量:“我们先去好了,等非非开完会再让她自己过去。”

 

我也是没想到,亲自到非非办公室堵她,竟然都没能拉着她准时出门。

 

餐厅订的是秋本,挺贵的一家日餐,和牛火锅很好。可是我们餐厅订晚了,没有小包间了,服务员把我们安排到了居酒屋的卡座。

 

我点了和牛火锅、烤黄鲷鱼、炸虾天妇罗、三文鱼和甜虾刺身,还点了一大瓶清酒。

 

我们要一醉方休!


所有菜点完,先让服务员上酒、烤银杏和毛豆,我和菜花边聊天边等,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我都要喝多了非非才来。


 

我喝酒非常不行,这种清酒,一小口就浑身通红。谣言说脸红的人能喝,这是不对的,脸红的人是因为身体内缺少分解酒精的酶,反而要少喝酒。

 

所以我平时即便和客户也不喝酒,或者尽量少喝,一喝就醉,和我喝酒也没啥意思。

 

不过和朋友喝酒不一样,节奏可以自己掌握,反而能够多喝一点点。非非和菜花都挺能喝的,反正比我能喝多了。

 

和牛火锅最好吃,Miffy说“和牛真是太好吃的一种牛肉了,也算是死得其所”。我很同意,火锅、寿喜烧、烤,都入口即化喷喷香。

 

不过秋本的和牛火锅就几片,一个人吃1-2薄片,其实不太过瘾。京都三嶋亭的和牛寿喜烧是每人三厚大片,非常合适,多一片都吃不下了。

 

火锅还可以涮蔬菜和面条,配着清酒,热气腾腾的特别舒服。

 

居酒屋的卡座挺宽的,进卡座要脱鞋,座位足够我盘腿坐在上面,就跟上炕似的。

 

秋本的餐厅原本也是日本餐厅的性冷淡风,但是居酒屋的装潢就比较小酒馆,让人感觉热热闹闹。餐厅和居酒屋连着,只隔了一张布帘子。

 

豆豆特别遗憾没能参加我们的晚饭,一再发微信问我们是不是特想念她,我们都没顾上回,因为和牛太好吃了,而且频频举杯的我早就晕乎乎了。



每日穿搭:


放一张当时去秋本的当日穿搭。




 个人公众号,不代表公司观点  


搜索公众号"vicky_daily"

生活,可以很有意思

作者小V:

Ernst&Young咨询部合伙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


苹果用户专项尊贵赞赏二维码,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钱没处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