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无脑,女人

懂懂日记 2019-04-14 16:43:34

昨晚,我去书店给孩子买字典。

书店旁边旮旯处,有俩孩子打架。

打人的,个头不高,很瘦小,被打的,个高,身壮。

不过,打人的很嚣张,挨打的很老实。

这是为嘛?

打人的是城里娃,挨打的是农村娃,农村娃不是不想反抗,是不敢,怕未来遭受群殴……

于是,任其蹂躏。

我旁观了一会,挺有意思,挨打的这小子未来会不会成为马云?马云读书时也经常挨打,打人这小子打扮挺有意思的,脖子上挂着菩提珠子,手上也缠着珠子,难道佛里佛气也是一种时尚?

家长聚在一起,总是谈到孩子挨打的问题。

挨了打咋办?

一般家长都是怂恿:给我打回来。

要么去找老师。

我跟我娃说,挨了打就挨了打,过一会就不疼了,没事。

认输,无非挨几脚踢。

不服?一天挨一次打。

当年,初到大学,我有点不适应,两点最明显。

第一、人人讲普通话。

第二、很少有打架的。

我是农村孩子,打架几乎是伴随着整个小学、中学,当然我也挨过打,当时可能觉得很委屈,现在就觉得不疼了,无所谓的事。

我们这里打架分两类。

一类是有背景的,就是打架挺有名号的,甚至与社会青年有来往的,这种人打架很有意思,就是他打人就如同打木偶,对方不会还手的。

这种,以城里孩子为主。

当时,城里孩子比例很小,一个班80个,至少70个是农村来的。

一类是无背景的,例如俩人都是农村的,俩人都是城里的,那就有意思了,就要火拼,一对一,要扭作一团。

有没有一种情况?就是有背景的打没背景的,被还手了?

也有!

那时,我们班有个小子,城里的,有背景,打邻班的体育生,他拿臂力棒去打的,结果被体育生一把抓住了,他怎么拽也拽不回来了,他急了,万一对方抢去,那挨打的就是他。

他急忙喊宿舍里的。

大家一齐上,帮着夺回来了。

他很帅气的指着对方说:看在大家的面子上,这次饶了你!

也有挨打挨出生意来的。

我表弟,亲的,很壮,大家打架都喜欢喊着他,打群架有个特点,谁个头高,谁目标明显,谁挨打最多,所以每次他都是最讲义气的那个,因为他被揍的最狠。

久而久之,走了习武之道。

现在本地,武馆已经数一数二了。

前几天,我爹去参观他的武馆,回来向我汇报:哎呀,XX现在了不得了,那么多学生,那么大的场地,那么多设备,真发财了。

现在,同学之间活跃的,全是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大家肯定一起调侃,当年你那么牛B,欺负了这个欺负了这个,我们自然要欺负回来。

人家也自我反省,当年学习不好,又认识一些人,家里又有点钱,走歪了,走歪了,来,来,来,喝酒,喝酒。

我们这些同学,相处的都不错,我觉得同学之间有个底线,不要有经济来往。

但是呢,话又说回来,同学有难,不给点支持,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我们有个同学叫八斤,为什么起这个绰号呢?太瘦了,他是山里来的,他们那里考个高中是非常难的,甚至在班里第一名都未必能考上。

不过,高中毕业八斤没有参加高考,与他初中同学有关,他初中同学在济南打工,女的,打工的肯定比上学的知道的多呀,早熟,懂性了,把他给办了。

他上瘾了,干脆跟她一起去打工去了。

走了三四个月,班主任又去把他找回来,他在宿舍给我们讲,那生活太幸福了,上班有钱赚,下班有事搞,一晚上一搞,一搞一晚上……

那时,我们不懂这些呀!

羡慕的不得了,偶像!

回来待了没几周,退学了,说是在社会上游荡,再后来,听他的乡党说,他去蓝翔技校学汽修了。

2012年,毕业十周年,有次大聚会,八斤也来了,有点老板样了,还有专职司机了,貌似有几个同学跟他关系很密切,聊着他们熟悉的一些话题,我属于同学里的另类,就是不远不近,没有说跟谁走的很近,大家也觉得与我有距离感吧?没有考上大学的觉得与我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家考上大学的又考上公务员的,又觉得跟我不是一个阶层,所以我属于三明治里的中间层。

我不是很喜欢八斤的发型,下面是光的,就留上面茶壶盖,有点汉奸的感觉,而且他还有了纹身,戴了个金链子。

他做工程,养了十多辆车。

喝酒,也有了江湖气息。

我们同学里有个大奶,属于发育的比较早的,读书时,早上不是要跑步吗?颤抖的不行,这是我们私下给起的绰号,毕业这么多年了,大家也不隐晦了,直接就这么喊她,她也答应。

婚后,更大了。

大奶原来教中专,后来中专成了大学,她就成了大学老师。

离异。

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她说是老公出轨了,被她抓到了,有外人说是她出轨了,这些问题咱不深入探讨,反正他不喜欢她了,她不喜欢他了,就这么简单。

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劝人离婚也是对的。

例如,我看身边的一个朋友,我觉得就是活受罪,婆婆动不动就骂她,是真骂,她本身还是公务员,老公也不拿她当玩意,她真跟保姆似的,袜子、内裤要是叠放的不整齐,婆婆都会指责她的,但是她没有任何怨言,根源是什么?她上嫁了。

从来没敢开口问老公要过一分钱。

我总觉得她活的太卑微了。

家人能允许她离婚吗?

当然不能,好不容易找个这么好的男人……

老公出轨了,咋弄?

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找婆婆诉苦,婆婆就埋怨她肯定做的不够好。

这些,不属于咱探讨的范畴,她每次跟我倾诉都哭哭啼啼的,我跟她讲,说明还不够委屈,我觉得应该进门就打你,一天打上几次,吓的你不敢回家了,那样你才能去反思,你老公、你婆婆对你的态度,完全取决于你是什么态度,为什么有的女人挨了一次打又挨了一次,因为她活该,她贱!你打我一次,我把你JJ给割了,你看他还敢不?

所以,看问题,不要看果,而要看因。

我是一切问题的源泉!

继续说大奶。

大奶想赚钱,问我有没有晚上干的兼职?

我说,夜总会呀!

她说,我白天上课,晚上能不能到你们那边做兼职?我可以从下午6点工作到10点。

我说,不要。

她问,是真的不需要还是?

我说,我媳妇会多想。

2014年,大奶找我,问个事。

她问,八斤靠谱不?

我问,你们俩勾搭在一起了?

她说,想哪去了,我在他那里放了30万,他说每年给我7万块钱。

我问,你哪来的钱?

她说,房子抵押贷款。

我说,什么都别说了,抓紧要回来,今天要回来,还是你的,明天也许就不是你的了。

她说,还没到期。

我问,什么时候到期?

她说,还有三个月。

我说,利息不要了。

她说,咱很多同学都在他那里存钱了。

我说,你自己决定吧,我不想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而且你去要钱肯定把我出卖了,你会说我让你要的,他会恨我的。

她说,我不会的。

我问,假如你现在问他要,你觉得他会给你吗?

她说,会,他说了,我随时要,随时给。

我说,那你现在就试试吧。

一试。

没回应。

我说,你现在哪怕打滚,哪怕陪睡,只要把本金要回来,你就是成功的,懂不?

她有些害怕,哭了。

她有没有要,我不知道,我也没关心。

过了两个月,她找我,说是闺女去澳洲参加夏令营,需要5万元保证金,问我有没有?保证金是指定存款,抵押在旅行社,丢不了,问我愿意帮不?

我说,帮不了。

从此,几乎没了联系。

我对她略有成见,因为我在极力的挽救她,她觉得我在挑拨离间,而且我坚信她出卖了我,八斤是怕我的,因为我能看穿他。

到了2015年。

又是同学聚会。

大奶过去找我敬酒。

我问,要回来了?

她说,20万,余下的本金与利息年后给,因为年关工程款太紧张,今年钱不好要,他自己也没要到多少。

我说,你真是奶大无脑。

她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了,但是我还是挺感激你的。

这次聚会,还是以八斤为中心,同学之间讨论来讨论去,普遍认为八斤是我们班闯荡的最成功的,有羡慕的成分,也有讽刺的成分,意思是我们都是文化人,你是土包子,有钱也土。

我们有个师哥,也没参加高考,当过兵,回来就做起了金融生意,也就是民间借贷,这小子属于烧包型的,光路虎就买了三辆,而且媳妇也换了两届。

师哥借给了八斤不少钱。

有说100万的,有说300万的,也有说上千万的。

版本不同。

总而言之,师哥找八斤追债了,而且手法肯定也很独特,让八斤饱受侮辱……

曾经有个视频在网上传播过几天,接着就被封了。

一辆小轿车被一辆工程车直接碾压了。

开工程车的就是八斤。

碾压的车子就是师哥的。

是开装修公司的同学过来给我装灯,他跟我说的,我们俩感叹,原来每个人离杀人都只有一步之遥,今天我们是正常人,明天也许就成了杀人犯。

只是没想到,原来八卦新闻里的热门视频里,就有我们身边人。

师哥,没死,皮肉伤而已。

媳妇,死了。

我们几个同学小聚,聊到了这里,感叹,哎呀,八斤,你是又帮了师哥呀,人家又有了娶媳妇的理由了。

像故事不?

都是真事!

其实,里面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情节,因为涉及到的人名太多,对号入座的太多,就不讲了,否则下次不让我参加同学会了。

后来,大奶找过我。

问了一句,会不会判死刑?

我说,肯定的。

她没再继续问。

我一直都觉得大奶跟八斤有一腿,当然我没亲眼见过,一切都只是直觉与猜测,女人在钱的问题上失去理性,一定是动了情。

男人拿女人的钱,无论是以什么方式,以什么利息,都说明彼此在挑战概率!

结果,一定是女人输。

为什么?

因为,男人的潜意识里是这么想的,我都睡过你了,你的钱我拿着用用咋了?还你?我有钱了肯定还你,现在不是没钱吗?

女人为什么甘心情愿的付出?

一是觉得爱的方式是付出。

二是心疼他,怜悯他。

损失巨大?

活该!

前些日子,我想为儿子选个学校,我就问谁能帮我?大奶联系我了,她能帮,她大学同学在那里工作……

喊大奶吃饭。

我说,你趁还年轻,抓紧结婚。

她说,找不到合适的。

我问,是型号吗?

她说,你没正形,找不到有感觉的。

我说,倘若你还想居家过日子,那么就挑一个你不讨厌的,或是颜值,或是精神,就是二选一。若是你真的追求爱情?那么你就要做好终生不嫁的打算,为什么?因为爱情出现的概率很低很低。

她问,你能接受跟一个你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我说,我能接受。

她说,那没法聊了。

我说,咱都是快40岁的人了,再去谈什么情呀,爱呀,这就有些扯了,我们追求的很简单,就是组合,你有什么,我有什么,我们能不能一加一,若能,那么就在一起,越来越功利,越来越简单,倘若我到了80岁,若是有50岁的农村保姆愿意跟我结婚,我也高兴的不得了,要啥给啥,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在我眼里,这就是小姑娘,毕竟我30岁的时候她才出生。

她说,你眼里没有感情。

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带队去新疆,40个人,里面有个极品妹妹,是重庆的,大家都喜欢她,长的好,很安静,我对她的评价就是一句话,除了缺钱,她是个完美的女孩,为什么缺钱?家庭环境一般,我们队友里有个男人,很土,有点钱,开了辆奔驰E260,一直追在她屁股后面,她是看不上他的,懂不?那男的长的可能比我还丑,而且还是已婚,我能从她眼里读出厌恶来,前些日子,一个队友过来玩,他说,你知道吗?XX与XX在一起了。我感叹的去发了个朋友圈:听到了一个很动人的爱情故事,我又相信钱了。

她问,当时你为什么没追到手?

我说,我带队,肯定要道貌岸然!

她问,你认为感情与金钱有关吗?

我说,当然有关,在一个球馆里最有魅力的那群人,不是身材最好的,不是球技最佳的,而是最富有的,你对他的好感看似与金钱无关,其实息息相关,你自己都没觉察到,但是一旦觉察到,你又蛮失落的,原来我的爱情如此的世俗,什么样的爱情才是很纯洁的?富人之间、名人之间,因为他们是真正的脱离了金钱标准去衡量对方,我们?我们还处于生存阶段,所以在意对方什么房什么车什么职位,你把你喜欢的人身上的这些标签全卸去,没房没车没工作,你还爱他吗?

她问,你平时做饭不?

我说,不做。

她问,家务呢?

我说,不做。

她问,陪娃呢?

我说,偶尔。

她问,你认为自己是个负责的男人吗?

我说,这些事保姆都可以做,而且做的比我们出色多了,我不认为考察一个女人或男人是否顾家的标准就是做不做家务,这些都是基础的劳动,我们不如保姆更专业,我们这里保姆很便宜,一天80元,买菜做饭,洗衣扫地,我每天回家把衣服放到指定的篮子里,她会帮我洗好以后分类,哪个抽屉是放袜子的,哪个抽屉是放内裤的,我早上起来直接过去摸就可以了。

人们的争吵,往往都是这些生活琐事。

其实,这都是不需要吵的,男人嫌你打扫的不干净?那你应该嫌男人为什么不赚钱?请个保姆不都解决了吗?

进城后,我真的学会了很多,例如我们楼上邻居家有专职管家,管家下面还管着司机、保姆、伙夫。

以前我也纠结于这些事,甚至认为多做一些家务,多承担一些就是对媳妇的爱,后来想了想,其实我们努力错了方向,我应该让媳妇出入有专职司机,家里有专职管家,孩子有陪读的书童……

而不是全家人把精力消耗到这些生活琐事上。

这也是格局问题。

以前我有个误区,包括我们家会计也是,总觉得一个小县城全是土包子,甚至感觉自己回来都是一种屈辱,按照我们的才华,不应该在北京或上海吗?

其实,我们想多了。

我们在北京上海就能当市长了?

一个小县城,也是卧虎藏龙,有品位的人太多了,我昨天拿教练的球筐练了一会球,里面有1/3的球是高端球,就是一个球在10元以上的,包括平时打球,你可以看看外面停的车子,百万的车子很普通,很常见。

还有就是品位的问题。

我们是封闭式小区,平时孩子在楼下玩,家长会在排椅上聊天,认识了很多邻居,人家也是全球飞……

我们总容易低估别人,认为只有咱是信息畅通的,他们都是闭塞的。

咋可能呢?!

给我感触最深的是草原城市,海拉尔下面的一个县城,很小很小,他们有个球馆,我们去溜达了一圈,里面的装备几乎全是尤尼克斯的,球用的全是亚狮龙,咱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没人会打羽毛球?实际上,我们被打的落荒而逃。

昨天,暴雨,我去球馆,一个人没有。

来了一个帅哥,我们俩性格差不多,都属于独行侠系列的,他有N辆车,我也有N辆车,他是练单打的,我也是练单打的,他有专职教练,我也有专职教练,而且我们俩的教练还属于两个派系,基于教练不包容的缘故,我一直与对方教练保持距离,包括我身边的小伙最终都投奔对方教练了,但是我还是支持自己教练的,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教学问题,而是门派,我走了,大家觉得我不忠诚。

我与帅哥从未有过交集,虽然天天见。

就我们俩,那咋办?

只能我们俩打了。

拉了有半小时球,彼此熟悉了一下球路,平时我旁观他打球时,我觉得我打不了他,因为他跳杀速度特别快,而且步伐也快,肌肉也发达。

他问,打一局?

我说,好。

我第一个教练曾经跟我讲过,训练的再好,比赛时也发挥不到6成,因为人一紧张动作就变形。

为什么平时我打别人那么轻松?

因为,都是对手紧张,而我属于闲庭信步型的,我大部分得分都是对手紧张失误造成的,而我超级放松,那么回球质量会非常高。

但是,跟旗鼓相当的对手打,我就觉得很被动,而且我们俩都是练单打的,那么就更有耐心,不会急于杀球,会来回拉吊,体能消耗非常大。

我特别想赢他,虽然不是正式比赛。

因为,这对教练而言,非常重要。

打球是个很好的社交机会,边打边聊,原来我们的交集很多,包括有共同的朋友,成了小伙伴。

我觉得他是让着我了,毕竟我体能跟不上。

而且,他很少跳杀了。

可能他怕我难堪。

我觉得自己无比的僵硬,动作也变形了,还是紧张了,第一局我被拉了10多分,后来他让我慢慢追上来了,可能是我自己的能力,也可能是对手故意让我的,17比21,第二局基本上反过来了,我先拿到了赛点,领先了十多分,他追了三四分。

一比一结束,没有打决赛。

我觉得,若是放松一点打,会很精彩的,因为我们俩属于两个套路,他是暴力杀球型,我属于耐心型,我只打两个点,他的身后球与网前球,虽然技术单一,但是因为打的多,所以相对比较熟练,稳定性比较好。

后来,我又挑战了一个饭店的老板,也算启蒙老师,当时他打我,过5分就算赢,最终我得了17分,其实我是有机会赢的,因为我还没适应他的球路,他发球太快了,我失分几乎全在接发球了。

为什么要学球?

说什么君临天下,那都是我忽悠小朋友的,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你的双打搭档讨厌你,我们这里双打全是随机组合的,因为我们这里不分场地,缺人你就可以上,若是太菜了,别人不跟你玩。

炮神去跟对方教练学球了,教练蛮伤心的,感觉被否定了。

我跟教练说,你从人家那里挖来了那么多学员,人家难道不伤心吗?另外我觉得做教练要包容,甚至要联合办学,这样才不会相互压低价格。

打完球,他们喊着吃饭。

我刚答应。

媳妇给我发了张照片,说是让我回家吃寿司。

我急忙回家。

寿司做的如何?

我觉得很不错,能打90分,跟日本的不相上下,媳妇说是从临沂送来的,每周来送一次,就是说,县城里所有的订单都集中在一天发,他们送过来,自己过去拿。

过瘾,好吃,感叹,老板有眼光。

贵不要紧,好吃就有市场。

我问媳妇,你咋知道的?

她说,楼上邻居推荐的。

这家店叫河风寿司,我觉得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就是食材比较新鲜,寿司最难的就是食材,为什么寿司店多是无证经营的?根源就是需要的是生食,相关证件很难审批下来。

一旦选不好食材,就拉肚子。

只要东西好,真的不怕贵,寿司算一个例子,还有一个就是从临沂那边加盟过来的水果店,生意真好,那么贵,但是就是好吃,是真的好吃!

我们做生意习惯性的考虑价格,很少先考虑价值。

有价值,自然有人会买单。

有钱人不在意价格。

昨天,来了一个做包装设计的,我们聊了一会,我跟他讲,电商领域有两大巨大缺口,一是电商征税,三年内会落地,到时税务统筹就会成为巨大的风口,所以针对电商类公司做会计业务会非常火,砖家是踩到了一个很准确的风口,传统的会计事务所理解不了电商公司。二是包装设计,我说的包装设计不是产品本身的包装,而是从产品到打包,就是优化这一块。

有些品牌已经做的很好了,例如三只松鼠、NIKE、闪电。

多数品牌发货还是给人很LOW的感觉。

我跟你这么讲,胶带是否工整都影响一个品牌高度。

例如,我们是做图书的,现在就面临着这个问题,我们能解决产品问题,但是如何给我们设计一套发货的包装,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既安全,又美观,还得体,又不过度包装。

接过箱子来,就有好感。

传统的包装箱,还是太LOW。

一撕得做的不错,但是它只解决了最外层,产品与最外层中间,应该怎么设计呢?

值得思考!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2、文章有偿阅读,自愿付费,不强求,1200元/年。//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获奖作品、有签名、有印章、有日期,可收藏,可升值。//联系方式:微信:50404(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