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人人心中都有一头猛虎

洛萨 2018-11-16 07:36:04

大年初三,一个活生生的人死了,被猛虎生生咬死。,因为疼痛,因为恐惧,因为寒冷,而发出悲鸣,直至动弹不得。

一只老虎死了,因为它的天性得以释放,捕捉比它弱小的猎物,天经地义。但它至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

这个人,没想死,他给妻子儿女买了票,自己爬墙进来,为了省150块钱的门票,进来寻求与妻儿度过一个有乐趣的假期。希望在他们的朋友圈里,增添几张不那么寒酸的新年照片,给2017年起一个好头。一家人的门票,占去了他三分之一的月收入,这是他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如果他是我父亲,我不会因为他逃票为耻。尽管这肯定是不光彩,并且违反规则的,但这不能成为他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理由。

这头老虎,也没想死,它满心欢喜地捕获猎物,希望给自己的平淡无聊生活增添乐趣,找寻熟悉而陌生的杀戮的快感,并且补充能量。

然而,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平庸的生命,在死后,迸发出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在这一天,我看到了太多的人在同情老虎,悼念老虎。所有同情那个死者的言论都被冠以圣母婊。真是怪哉。


细想之后,其实也没那么奇怪。原因就在于如今的社会,充斥着各种不讲规则,不守秩序的现象。钱多的欺负钱少的,拳头硬的欺负拳头软的,职位高的欺负职位低的。

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伪文明之中。社会号称文明,却依然奉行丛林法则。名义上存在一个仲裁机构维持秩序,但是人们发现秩序真空无处不在———行人或者电动车闯红灯被撞,却强制机动车也承担责任 ,遭遇混混挑衅被迫自卫却被认定为打架斗殴,受了天大委屈也可能被某些神秘力量随时抹去声音。守规则的经常是在法律或者经济上输给不守规则的。

于是,我们的内心都有一头猛虎。这头猛虎就像超人一样,无所不能,能够轻易的撕碎那个不服从规则,擅自闯入自己地盘的人。

就在这天,我们看到了猛虎的集体释放。人人都在悼念这只被打死的猛虎,恶毒攻击那个逃票的人。

在这一刻,我们跟这只猛虎才是同类,而那个犯规的人却已经成了异类。这就是我们集体狂欢的原因。


《圣经》里有一个故事——有一天,文利和法利塞人带了行淫时被抓的女人来见耶酥,他们说:“按照摩西法,这样的妇人要用石头砸死。”“夫子,你说把他怎么办?”耶酥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不回答,他们不停的问,耶酥就直起腰来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说完又继续弯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那些人听到耶酥的话,从老的到少的一个一个全都走了,最后殿里只剩下耶酥和那位妇人。耶酥直起腰来说:“妇人,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妇人说,“主啊,没有。”耶酥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英语谚语里说的是:Human being makes mistake。

21世纪,我们上天下海,无所不能,却不能宽恕一个为了省点钱而进入动物园的父亲。我们与禽兽何异?

就在此刻,我感到深深的悲凉,因为我无法体会老虎被击毙时的感受。但我完全能够想象出这个人死前的所遭受的痛苦,也能想象出这个家庭在失去顶梁柱后,以后人生将会遭受的艰难。2017,是这个家的分水岭。我理解不了那些同情老虎的人,老虎的感受你们都那么一清二楚,你们居然理解不了这个人所遭受的痛苦,以及他的家庭正在遭受的痛苦?

但我理解你们对自己内心的那只猛虎的感受,因为它是你们饲养起来的。它的食物是仇恨,和无奈。在被大个子同学欺负而无力还手时,它在萌芽,在被强迫加班没有加班费时茁壮成长,在被插队时目露凶光……

我们痛恨不公平,痛恨被凌辱,痛恨不施暴。但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站在另外一边。


囚禁这只猛虎的是什么?是道德和法律。如果法律允许你掏枪打死插队的人,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你还会被尊为英雄,大部分人会毫不犹豫。

这就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故事能流传千古的原因。鲁提辖凭着一面之辞,就把郑屠打死,打得过程还描述的极为精彩。相信大家看过这课本的都记得,不赘诉了。

但仔细想想,这种行为有其合理合法性么?都没有,但在法律无力解决时候,我们就会想象自己是猛虎,是鲁提辖,是超人,来代替法律惩罚恶人。

有些人同情老虎居然同情到反对击毙它的地步,看到它被击毙以后颇有几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你们这么喜欢看老虎吃人肉刺身,要不要看他被生吞活剥,嚼得骨头渣子都不剩?要不要再给它送点酱油醋?

动物园的老虎吃人不算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类心头的老虎在吃人。纳粹疯狂屠杀犹太人,文革,这些历史上的悲剧就不用列举了吧?不想文章被封,就不展开说了。

有多少的悲剧是借着爱这个字的由头,这次的集体悼念老虎也是。无论是真实的老虎,还是我们心头的老虎,都是有着吃人本质的。如果不加约束,悲剧必然发生。如果它们吃了人,就必须死,否则会伤及更多的无辜。

总之,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这是一场令人警醒的网络狂欢。它折射出普遍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已经把人类内心的猛虎饲养到了随时可以吃人的地步,我们应该警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