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鲜·影】《海街日记》:是枝裕和的旧人旧事

烹小鲜 2019-07-07 02:55:04

烹小鲜,让娱乐更鲜活!
导语
《海街日记》虽然是一部非常女性视角的影片,但是是枝裕和想探讨的应该是更为共通的话题——当外面的世界让你失望了,要依托什么才能继续积极地活下去。


镰仓小镇海街的旧事,由自称“旧人”的是枝裕和来拍自然再合适不过。看过漫画家吉田秋生的作品《海街diary》之后,是枝裕和马上觉得自己会把这部漫画拍成电影。吉田秋生对他只有一个要求:请拍出镰仓的一年四季。


四季、小镇、家、葬礼、遗弃、食物、传统、海……都是日本电影的常见元素,但是并不妨碍当它们被编织成一个好故事时所带来的舒畅和安心感。

经历四季的时间跨度,影片以平行而平静的视角记录下镰仓香田家三姐妹在父亲去世后接纳同父异母的妹妹浅野玲,四姐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故事。


三场葬礼,四个姐妹,一个食堂,一栋老屋,数餐饭,两座山,一片海,两场烟火,一时樱花烂漫,一棵老梅树一度梅雨季,串起了整部影片。


正是这些平常却美丽的事物,让影片中背负重担的人们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香田家三姐妹早年父亲出轨,母亲弃她们而去,父亲也和别人结婚并有了孩子。大姐幸(绫濑遥饰)早早结束学业长姊代母带大两个妹妹。二姐佳乃(长泽雅美饰)糊里糊涂毛里毛躁地长大,平生爱酒和男人,但是心地善良单纯。小妹千佳(夏帆饰)总是在姐姐们吵架的时候温和地打打圆场,个性不强烈但是活泼可爱,对事也最有洞见。


一日,她们突然得知失联15年的父亲在山形县去世。葬礼过后,姐妹三人目睹同父异母的妹妹玲(广濑丝丝饰)在继母阳子处难以立足,所以决定邀请她住进老屋一起生活。
是枝裕和作为一个“旧人”,他的“旧”有两个层面:拍摄方式和镜头中生活方式的“旧”,以及对他探索不辍的“家”这个命题的守护和守旧。
是枝裕和希望呈现最自然的姐妹相处场景,所以他让四位演员尽可能多地相处,直到绫濑遥能够自然地拍拍广濑丝丝的头,好像亲姐妹一样。片中的大姐幸(绫濑遥饰)和食堂老板娘(风吹淳饰)关系密切,在现实生活中两位亦是好友,所以能够在镜头前自然地流露多年熟识的亲密感。院子里的那棵55岁的杨梅树虽是移栽而来,但大家也耐心等到它结了果子,才拍下浅野玲上树摘梅子的画面。壮观的樱花隧道里浅野铃坐在爱慕她的小男生自行车后座飞驰而过,刚好有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这是耐心的等候终于捕捉到的神来之笔,而非精心计算的结果。
和《小森林》一样,《海街日记》也刻意保持了旧日生活方式。街坊和亲戚的人情,电子产品(甚至是电视机)的缺席,老旧火车,生活不便的老屋,家中供奉的先人牌位,以及无所不在的姐妹们守旧的生活方式比如糊窗纸,放烟花,围桌吃饭喝酒。她们都做着最普通的工作,生活规律,因此有足够的时间按照传统生活,闲话家常。

大姐幸是老屋的守护者。是她坚持每年采梅子做梅子酒、淡腌菜、荻饼、沙丁鱼刺身、炸竹荚鱼、荞麦面,还要打理院子,照顾妹妹们。导演眼中“有昭和味”的绫濑遥轻快又行云流水地打理着家中日常,坚定又赏心悦目。去世的外婆留下的最后一批琥珀色梅子酒,有外婆味道的浴衣,妈妈教的唯一一道菜,关于爸爸的记忆,这个家里所有的记忆都成为幸的人生一部分,也成为她迟迟未嫁的人生之重负。


是枝裕和对于传统家庭的价值观专一,却没有刻意忽视静谧美好的家庭生活外面那个世界的无奈。幸是承担最多重压的人,其余的姐妹们也未能幸免。


无奈也是人生的真味,没有这层底色,美好的事物不可能单独存在。

在《海街日记》的世界中,男性角色灰头土脸甚至直接缺席。大姐爱上有妇之夫,她的爱情不仅晦暗而且悲剧性地扮演了曾经害她们家破的第三者的角色,并最终以男子的一声轻描淡写的“再见”收尾。二姐在渣男的世界里打转,后来决定认真工作也是无奈下的选择。三妹和打工的运动商品店店长有一点暧昧,但还远不是爱情。只有15岁的浅野玲有个认认真真爱慕她的老实小个子男生,唯有这段感情看起来强健纯净,更映衬出姐姐们的郁郁。


她们父母辈的感情更加厘不清,最终的结果是双双放弃孩子,带着愧疚和扯不断的联系各自生活下去。

《海街日记》虽然是一部非常女性视角的影片,但是是枝裕和想探讨的应该是更为共通的话题——当外面的世界让你失望了,要依托什么才能继续积极地活下去。


他试图在越来越快、越来越冷漠、越来越背离传统、越来越不专注的世界里找回古老的规则,并描绘了一个尽管有人想逃离(二姐佳乃说过她很想离开大房子过一个人的生活,尽管并不是讨厌老屋和姐妹们),但能量多过束缚的传统家庭的价值所在。


在这个家中,祖先和离开的家庭成员们并未真正离开,留在这里的人也因为遗留下的小到一箪食一瓢饮大到生存哲学的完整传统架构而有了生活的骨架。


影片中的很多矛盾、遗憾和怨恨,最终都被这家庭的传统包容化解。
最后,姐妹四人参加完另一场葬礼之后来到海边,说起“五十年后还不是都变成老太婆”的玩笑话。在漫长的时光里,可以预见整个家族的历史都将延续到姐妹身上,并随着她们变老。她们会走上不同的路,也可能真的在一起守着老屋变成老婆婆们。但是无论如何,总也会变成懂得惜时守岁的老婆婆。
文:阿水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