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寿宴两顿饭

彬彬yolee 2019-03-13 12:26:48

被灌了多年鸡汤以后,考虑到已过而立之年,我决定从源头管理体重指数、减少发胖因素:先把持续运动提上日程,再把一日三餐减为两顿正餐+一顿简餐,更为重要的第三点,认真控制入口食物:零食尽量不吃了,每日定时定点以正餐充饥,不给零食钻空子的机会;饮料尽量不喝了,咖啡奶茶之流本来喝了就容易心悸,索性光明正大地戒掉;甜品尽量不贪了,如果碰到实在想尝两口的时候,劝阻自己使用本人烘焙代替直接购买,考虑到购买原料时间和手工操作复杂性,极有可能很快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真正实现了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偶有例外的时候,上述一切都会被推翻,比如寿宴那天。

寿宴嘛,为了增加仪式感,必须邀请亲朋好友欢聚一堂,考虑到亲朋和好友,索性拆分成两顿,这就免不了占用简餐的额度,连正餐的食量也通通被无情地占用了。

头一天晚上,吃什么一直没定下来,着实头疼。此起彼伏的网红店满足的是色,大街小巷的苍蝇馆满足的是香,规规矩矩的老字号满足的是味,我想找寻两家齐聚色香味、藏于深巷中,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要求不高,因为我找到了。

第一家源于前年冬天一个临时的饭局,苏州街虽然在学校附近,却不是我熟悉的领域,下车后想要匆忙奔进去,却不知该奔往哪里,只好一路问过去。

冬天的夜色降临的早些,还未看清园子、店中摆设,就被请到屋里上桌了,古朴雅致的小包间并不大,刚好放下一个六人长桌,坐起来不拥挤。同桌的几人中,除了赵老板,只有一人是我上个月刚认得的,其他几位正相谈正酣,赵老板介绍了下却没听清,导致整个席间我都在分辨他们嘴里谈论的谁,到底是谁。

桌子上放满了菜品,还能记起的是一盘黑黝黝的核桃花生、巨大的花卷和酱肉包子,我不是主食控,却对主食印象深刻,看来味道要么是骂声不绝,要么是赞叹不已,很幸运,它们享受了后者的待遇。

当我知道这家“五代羊倌”是家鲁菜馆时,惊讶不已,印象中的鲁菜馆装修风格大多是豪爽当道、不拘小节,菜肴品相大多是色泽黝黑、油光锃亮,与坐落在前清礼亲王花园里的鲁菜馆完全是两个世界、两种风格,倒是彻底改变了我对鲁菜的一贯看法。

雕梁画栋的王府花园、美轮美奂的长廊住所、规矩用心的北方菜品、搭配细致的家常口味,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日宴所在啊。

中午天色有些昏暗,一副要下雨的样子,院子里有几桌快要收尾的,看天气不太适合坐在树下享受夏日午后。连包间都隐隐散发出潮湿的味道,打开门点上一盘檀香,房间里似乎增添了一丝皇家气息。如果真的大雨来袭,我们也索性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院子里有两家婚宴已经进行中,招待我们这些晚到的散客上菜很快,核桃花生仁、烤花卷、酱肉包子必须点上,再来几个偏素的茴香白灵菇、火爆腰花、腊肉炒芦蒿,既然是生日宴,虾、鱼、羊齐齐备上,倒是各个特色、盘盘可口。

午后多时未下雨,在闷热的天气里,从苏州街开到南四环,从南四环开到北三环,纵使道路通畅,也是一段煎熬的路程,瞌睡虫慢慢集结,整车人都要被征服了。

晚餐的成员是一群味蕾挑剔的吃货,同样一群已过而立之年,同样经受新陈代谢减缓,同样面临喝水也胖的问题,吃遍了大江南北、京城西东,仿佛对一切去过的馆子都失去了兴趣,对各种新馆子也提不起兴致。

寿宴嘛,虽安排在晚上,多少也得吃点儿,仪式要有仪式的样子,怎么能做到吃饭减肥两不误呢,考虑到大家的诉求,我比较推荐日料,油盐酱醋放得少,食材鲜美热量低,他们勉强同意了。

第二家开在家门口那条路上,不到半年,大众点评已过2000条。夏日的夜晚,不管有没有风,在家附近喝点儿小酒、吃点儿小菜,不管有没有主食,满足地沐浴在月光里、树影下,微醺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想想就觉得美妙。似乎一冬天的坚持,就为了成全一夏天的放纵。

傍晚果然下雨了,从三里屯赶过来已经8点钟,周末8点的时候是需要等位的。

九本的装修风格很符合我关于日式居酒屋的印象,看似杂乱的灯笼、条幅挂满了上空,一排排大瓶清酒、烧酒、梅酒陈列在角落,服务人员都很客气,生怕我们等的厌烦。坐定时,并没有超过我原先预订的时间,只不过,我们早到了些。

厚厚的一本菜单,每张图片都令人垂涎欲滴,同行的伙伴有的两小时前已经饿了,有的可能已无气力翻看菜单,坐等好吃好喝铺满桌面。不出意料地,每位男士先来一份主食铺垫,以免生冷煎炸对长时间未进食的肠胃形成刺激,其实是觉得吃不饱,一开始根本不同意吃日料,可,我们不是一群哭着喊着要减肥的人吗。

晚餐我是尽量不碰主食的,碳烤鳗鱼、照烧鱿鱼、碳烤牛舌、横岗大虾卷、玉子烧、炸鸡块各来两份,刺身拼盘的盘子隐约呈现出一个立体的心字,让我好生喜欢。

中午、晚上接连吃了两碗寿面,每碗寿面里都有一颗荷包蛋,今天要鸡蛋超标了!晚上的寿面有些不一样,乌冬面乖乖地盘在碗里,荷包蛋静静地卧在最上面,挑起一根面塞进嘴里,甜甜地不乏咸香,再吃一口面、就口汤,哇,主食居然这么赞,一定要把主管请过来问清楚这是哪一款特制的乌冬面。

很遗憾,当主管告诉我这就是随手做的一碗乌冬面时,我受到了两小时前喊饿人的嘲笑。

没关系,随手做的都那么好吃,正式做一碗还不要上天了。老板,再加一份牛肉乌冬面、一份牛肉饭,这么多人分两碗主食,怎么着都不会浪费的。牛肉乌冬面没令人失望,但我总觉得寿面乌冬更胜一筹。

推开门出来,没有过量饮酒,我们只是轻嘬了几口,为什么会头重脚轻。腹中已撑,雨已停、夜色明,身体重、步履轻,深夜雨后十分清冷,我真想把车后座那套2月份的睡衣套上,这个场景跟我设想的有点儿不一样啊。

唯有,我紧紧地贴着赵老板走向回家的方向,这,跟我想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