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没有智商,善良有个P用

21俱乐部 2019-07-06 02:46:48

“ 我是好心啊 ”


文|江夜雨


01


我们平时最常遇到的麻烦,往往都来自“好人们”。


你的大伯,一位家庭健康的坚定守卫者。每天发送各类伪科学:“西医是药,中医是养,你还在迷信西医吗?”“疫苗就是病毒,小孩能受得了吗?”抗住儿媳的巨大压力,他坚决不让自己的孙子接种疫苗,小孩后来成功患上乙肝,小夫妻几乎闹到离婚。


他委屈,我是好心啊。


你的同事,一位关心全世界人民婚姻的热情大妈。她打听你的身高体重三围,爸妈职业财产,你的三姨夫侄女隔壁家的那条狗,为你海选100%合适的相亲对象。你不去,她说你不知好歹,你磨不过面子去了,从此被45岁失婚秃顶大叔纠缠。


她白眼,要不是你那么挑,怎么会还嫁不掉。


你的阿姨,一位退休后才新晋的虔诚信女。爱好上居士论坛,每日焚香吟诵地藏经,热衷于放生。你跟她说,巴西龟不能乱放会造成物种入侵,陆龟放水里会淹死,别买鸟了,那就是一个产业。她一副不以为然,你不懂,放生是大福报,消业最快。然后,终于有一天在放生池目睹了一大片翻起的鱼肚白。


她阿弥陀佛,我这是功德啊。


你的女友,一位弱不禁风温柔体贴的小女生。每天给你打三个电话,微信不计其数。手机密码形同虚设,聊天记录要留存待查;钱包里只给放100,说要帮你存钱;方圆5里的雌性都是潜在情敌,连养狗都得是公的。你受不了了要分手。


她哭得梨花带雨,我爱你呀。


你的同学,一位爱国心爆棚的有志青年。坚信所有阴暗面都是敌人在暗中挑唆,所有对社会问题的反思都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抵制过日货、美货、台货,骂过公知,斗过美分,终于在一次喝酒撸串吹牛逼后砸了一辆停街边的日本车,然后被治安拘留。


他想不通,我是代表正义消灭他呀。


正义个P!


02


在《西游降魔篇》里有这么一段,一个村民被妖怪吃掉后,道长抓住了一条面目狰狞的鱼,说这就是吃人的妖精。玄奘告诉村民这不是凶手,道长义正言辞地骂道:


“一个好爸爸被妖怪残杀,无辜的受害者痛不欲生,你还说出这样的话,你…你个混蛋。”

被杀村民的老婆更愤怒,质问:“你有没有死过老公?”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明明是讨论真相,却变成了选边站队,似乎怀疑另有隐情,就是对死者的不敬。这样的逻辑,你熟悉吧。


结果大家都知道,群情激愤的村民把妖言惑众的陈玄奘吊了起来,嗨皮地下水玩乐嬉戏。而后鲜血淋漓,人肉刺身,顺利成为沙僧的午餐。


一个字:


愚蠢的好心送掉自己的命,尚且算是自食苦果。但更多的时候,这种愚蠢需要别人买单。


有一种愚蠢的好心,叫做斯德哥尔摩式善良。他们对罪恶包容忍耐,对加害者俯首帖耳,歌颂毫无原则的付出与原谅。


被拐卖的郝艳霞逃不出大山,最后成了乡村教师,善良的人们不去追究拐卖、强奸、非法囚禁者的责任,而是给她冠上“最美教师”的隐形囚衣,迫不及待地歌颂以德报怨的“大爱”。


有一种愚蠢的好心,叫做上帝模式的善良。他们自以为是,越俎代庖,沉醉施舍好心的快感,随意插手别人的人生。


婚姻登记员以“打印机坏了、网络故障”等理由推迟办理离婚,“挽救” 500 多例婚姻获评“最美红娘”,这种渎职之举,却被一众同样善良的人推为善举。在这些人眼中,好离不如赖结着。


他们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试问,如果当时去离婚的是好不容易挣脱魔窟的梅湘南呢?是逃婚报警却被劝回的童养媳呢?


不辨是非的好心,叫无知;自以为是的善良,太廉价。


03


《围城》中,方鸿渐等一干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快到三闾大学的时候,他问赵新楣,“老赵,这一路下来,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赵新楣想了想说:“你是个好人,却全无用处。


比这更糟的是,人是好人,但太蠢。


社会最大的敌人并不是精明的坏人。


提高作恶的成本,坏人自有约束;加大合作的砝码,坏人自会选择。最可怕的,恰恰是数量众多,缺乏常识,没有逻辑,情绪化严重的好人们。


他们用过度的热忱插手你的选择,干涉你的生活;他们用无知的善良绑架舆论,影响政策制定者。


而你甚至没办法责备他们。


“我是好心啊!”


他们满脸委屈又义正言辞地,对你说。


延伸阅读:

愚蠢不是善良,恶行绝无好心(节选)

文:雾满拦江


忘了去年还是前年,有一条微博引爆网络,这个微博是这样子的:


这就属于最典型的,拿自己的愚蠢当善行的例子,把陆龟扔到海里,害死这可怜的硬壳小东西,还以为自己做了多么大的善举。


以愚蠢当善行,好歹还没恶意。现实中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放多人肆意凌侵他人的私生活,对别人的隐私指指点点,在伤害别人之后再扔出句:这是为你好——把恶意的心理伤害,冠之为你好之名,自己就获得了心理补偿,这种人已经进入蠢坏的境界,堪称极品了。


最恶心的莫过于年关时的催婚大战,许多打工者还没回家,那边的闲人已经聚集起来,准备狠狠的伤害一番。这些人在逾过私我界线,把自己的生活方式与观念,妄加于他人的同时,对别人的私生活指手划脚,这已经成为了打工族最恼火的痛。


我还真研究过几个这类极品人士,最终也无法弄清楚他们是有意还是无心。他们对自我的私隐保护,意识是非常明确清晰的,但绝不肯因此而尊重别人。这倒是可以让我们明白,人类是如何完成从蠢到蠢坏阶段的跨越的。

其实这世上的人,智力水准是相近无几的。


我们这里说的这些大道理,有些做出蠢坏行为的人,他们自己也在说,甚至比我们表达的更清晰,更湿浅,更明白。


但说归说,能否在生活中历践自己的观念,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许多人只懂道理,却无法践行,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太过于的忽略别人的心理感受,过于自我化。他们的道理是给别人准备的,只把自由留给自己。


简单说就是,这类人士,无论年龄有多大,心理多半不成熟。


心理不成熟的人,人格往往不是那么厚重,而是虚弱苍白,急于从外界获取肯定力量。内心越虚弱,越无法面对自己的小错误,这时候他们就会变得异常固执,生怕你对他行为的否定,彻底摧毁了他内心中虚弱的维系。


只有当一个人能够坦承失误,面对自我,这个人才算是开始成熟。


成熟之人,并非如有些人想象的那样没有原则,他们只是顾及到对方的心理状态,知道对方的固执,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极度不自信。非要与这类人士较真,只会逼得对方狗急跳墙,把事态引向极端化。


要想避免被别人的愚蠢伤害,也避免以愚蠢伤害他人,至少这几个方面要注意:


第一,不可以太过于主观化。你所谓的善或好心,未必是对方真正需要的。要理解人类苛薄的心态,他们允许你进入他的世界,却从未答应过你可以在他的世界里走来走去。在他们的心理世界中,他们自己才是主人。


第二,不可以太固执。现实是,当一个人正确的时候,他是很容易听得进指正的,因为这种指正有个大前提,是认可他的正确。而一旦犯了错,再在旁边说三道四,就非常危险而微妙了。人类知道自己的错,但更无法容忍别人指出错误。所以孔子建议,说话时最好绕个弯,避过对方的心理敏感点,让对方自然而然的消解错误,这比当面抬杠顶牛,更有效果。


第三个,要知道人类的一切愚蠢,多是对私权边界的逾越。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心理边界在哪里,并小心守护,推已及人,就知道别人只会比你更脆弱。你无法替代别人生活,以观念影响别人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所以你要想影响别人,给他一个标范的方向,让他自己去做好了,万不可越俎代疱,凌驾于对方之上。


再有一点,要守护心里的善,切记善未易明,理未易察。一旦主观冲动,所谓的善行往往变质为对他人的伤害。就如同有人把陆龟抛入海中,许多人习惯于把自己最认可的,强加于他人。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最适合你的,未必就一定适合对方。除非你的人格,成熟到了能够理解对方的心境,否则就难以明了好坏的区隔。


为政如此,做人亦然。对于知道体谅对方的人来说,这世界其实很纯净,很简单。而对于固执的以自我愚念妄强加于人的不成熟者,这世界就有点龌龊不堪。


你居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取决于你对自我心智的开发程度有多深。


你遭遇到多少不堪的事儿,取决于你对人性的隔膜有多大。


知其善,守其拙。人类的智力,是有一个边界的。边界之内你聪明绝顶,边界之外,我们就会沦为自己曾经嘲笑过的那类人。一旦我们知道这一点,就远离了蠢坏的可能,同时不会再被蠢坏行为伤害。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