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亲历 | 我看开鲁蒲斯的教育③ | 李明毅

上海纪实 2018-11-08 15:13:29

小镇的校长们

开鲁蒲斯实在不算大,不到十万的人口,其中近四分之一与UCC有关。就是这样的小镇倒有近二十所中小学。当然也就有着十多位校长。

不敢说我们和每位校长都认识,但由于多次参加学区的校长会议,至少,这些校长都知道我们是来自中国的同行。而且,在学习计划中,我们还分组到过这些学校,甚至是校长们的家中。其中,最早熟悉的应该是ROSE先生。

ROSE严格的讲不是一名校长,他的正式身份是73学区的副局长,由于我们这次培训,UCC以外的管理实践任务是他协调负责的,所以,他经常与我们在一起,也是两个月中,我们最熟悉的一位当地教育官员。

罗斯当时50出头,个头不高,却长得敦实。每周他都会参加我们的校外活动。在第一次外出,到开鲁蒲斯中小学考察之前,罗斯应邀先与我们进行了一次专题讲座,他的讲座很有特色,开场介绍了73学区的基本情况后,就让我们随意提问。在罗斯的叙述中,我们知道了当地教育行政的基础构架。73学区即开鲁蒲斯的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协调当地的中小学教育,学区管得很细,教学器材的配送、校车的调度,甚至每所学校的用电总开关,学区都统一掌握。自然,教师也在学区统一调配之列,每学期,学区都会对教师进行整体配置,力求各学校教师力量在学区范围内的基本均衡。

罗斯长期在当地教育系统工作,他对开鲁蒲斯的基础教育非常熟悉,回答我们的问题也游刃有余,然而,他在说明73学区的董事会和学区的关系时却卡了壳,怎么说我们也不明白。在有关的介绍中我们发现,73学区作为城市的教育行政管理部门,设有一个董事会负责决策。这个设计体系与我们的体制全然不同。

后来有一次,我们列席了学区的董事会,总算初步厘清了其中的关系。作为政府行政单位,学区有一支全职的工作队伍,负责开鲁蒲斯的中小学行政管理职能,但是,与我们不同,这支全职的队伍主要担负执行职能。而决策的任务由经选取产生的学区董事会负责。当选董事本职各式各样,有企业管理者、律师、医生等等,他们白天从事自己的专业,每周有一个晚上要参加董事会,决定学区教育管理的有关事项。在我们列席的那次会上,会议议程有十多项,材料厚厚一叠,董事们逐个讨论,然后形成决议。若遇重大争议,则付诸表决。而会议的决定由学区和学校实施。我们很担心这样的机制会严重影响工作效率,和罗斯熟悉以后,我们曾问过他这个问题,罗斯耸耸肩,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也难怪,处于打工地位的副局长,如何能够率性地评说自己的老板?

作为打工的副局长,罗斯的执行力毋庸置疑,他工作认真、勤勉,我们主要的活动,罗斯必定参加,并尽可能的用简单的英语词汇为我们介绍情况。一次,罗斯约我们全体学员到他的家中做客。罗斯的孩子已经大学毕业,在外面单独居住,家中只有他和夫人两人生活。罗斯的住处很大,是一栋用木头搭建的两层别墅,一楼主要是客厅和餐区,由于面积大,主人设置了欧式、中式两个餐室,他说现在的房子是几年前换的,原来的还要大,考虑到两个人生活面积过大没有必要,就换了目前的住房。当晚罗斯准备了不少食物,采用自助餐的形式,让我们随意取食。我最感兴趣的是罗斯家中厨房的大电冰箱里的几十瓶HEINEKEN,这个品牌的啤酒当时在上海还不普及,单价也不便宜。小瓶的HEINEKEN口感相当不错,我不断与罗斯碰杯。罗斯其实很善饮,他每次干杯后都一饮而尽,但绝不要求对方一定这样做,你喝多少绝对自便。餐后我们去了住宅的二层,很宽敞的主卧,与此相通的主卫有十多平米,一个大浴缸在卫生间的中间,十分霸气。开鲁蒲斯的教师收入本就不低,作为资深的教育行政管理者,以罗斯的薪水,过上这种有房有车有HEINEKEN的舒适生活,应该绰绰有余。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与开鲁蒲斯的校长们渐渐熟络起来,校长们普遍都很敬业,年纪也都不小,其中好几位早已过了退休年龄。问他们为什么做了一辈子了现在还愿意在岗位上工作,他们的回答十分坦率:“为钱,当校长钱多了不少!”

与我们相比,这些校长有着共同的三个“少”:

一是开会少,开鲁蒲斯的校长很少开会,他们每月一次参加学区召集的校长会,其他的会几乎没有了。可能因为是少的缘故,校长们很愿意参加学区的会议,会议要求12点到,提供午餐。这天,校长们到得都很准时。午餐很简单,标准的三菜一汤,主菜倒是那个汤,把猪肉和土豆、胡萝卜、西兰花等蔬菜放在水里一块煮,再放上咖喱酱,一大锅分量十足,味道也不错。下午1点正式开会,会议开法也与我们不太一样,学区领导先布置工作,不到半个小时,然后,像开记者会,校长们纷纷发言,提出问题。大多数情况是这些问题学区领导无法当场解决,记下来,要请求董事会决定。校长们在学校也很少开会,更多的是通过谈心、交流来完成他们的工作。

二是人手少。学校行政人员很少,一大半学校不设副校长,校长光杆司令一个人。有几位工作人员帮助校长管理教务、后勤等,一个学校大概三四个人,整天忙忙碌碌地各司其职。校长都不上课,要么在办公室与人谈话、要么在学校巡视,据介绍,他们一般不会去听“推门课”(我们这里学校经常会有的,校长随手推开教室的门进入听课,增加了听课的随机性。)如果听课都会事前与授课教师沟通,征得同意。

三是责任少。学校除了课程教学和基础管理,其他的工作都由学区统一安排,就连学校用电,也由学区统一控制,早上规定时间推上闸通电,下午放学后,拉闸断电。学校有活动需要延长供电时间的,需要事先报告学区。学校所需教学用品,由学区按标准统一配送。校长可以支配的经费十分有限。听说这些校长为了欢迎我们举办的一次餐会,是由参与的当地的校长们自己掏腰包来承担的。

我所在组对应学校的校长是Kailyn女士,凯琳校长管着一所初中,她有50多岁,一副精干的样子,在学校说话,语气很果敢。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她喜欢在学校里四处转悠。那天中午,她和我们一起在学校转,在操场,一群孩子在踢球,一位体育老师在当裁判,她饶有兴趣的停下脚步,在一旁观看。一个男生一个大脚,球正好飞向他面前的另一个队的一名女生,“砰”一声很重的砸在女生脸上,女生顿时手捂脸蹲了下去。裁判完全不顾这个情况,比赛继续进行,凯琳校长也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在一边仍兴致盎然的当观众。那女生蹲了一会儿,站起来,擦去脸上的泪,又投入了比赛。凯琳看了会,才笑眯眯的转到其他地方。

按照计划,我们要分组去对应的校长家做客,我们组自然去了凯琳校长的家。她家住在公寓楼,面积也足够大。凯琳校长养了很大的一条狗,见到我们也不欺生,照样温顺地趴在客厅中央,接受我们地抚摸。凯琳好像不太擅长烹饪,她用烤箱为我们烤制了火鸡,又到楼上同事那里拿来了她委托别人烹制的两道菜。临近开饭,她又神秘地对我们说:今天还有一样好吃的东西。她带我们来带到露台,那里有一个炭火烧烤架,里面的木炭正熊熊燃烧,炭火中有一块块用铝箔纸包好的食物。不一会,凯琳用钳子将食物夹到盆中,回到餐厅,我们打开包裹的纸,是三文鱼,经过炭火的熏陶,鱼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然而,吃到嘴里,口味却远不如我们所喜爱的三文鱼刺身了。

回到住处,几个组交流各自的经历,其中一个组体验颇让我们艳羡,原来他们对应的学校校长在郊外有一个几十亩地的庄园,校长带他们去了自己的庄园,那里满目蔬菜,果树成林,那校长是位中年先生,他敏捷地爬上一棵苹果树,摘下几个成熟的大苹果,扔给树下的中国校长,之后又摘下一个在上衣上擦了擦,咔地咬了一大口,那酣畅的感觉痛快极了。

(待续)

上海纪实
 
华语文学网出版
《上海纪实》为专注于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传记文学的电子期刊,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主管主办,依托华语文学网每季度末出版,其微信公众号内容亦由华语文学网负责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