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本当屋:我们只想做泰州最好的日料!

小鹿和他的朋友们 2018-12-05 16:42:12


大家好,我是小鹿,加入本当屋这个大家庭后,一直在忙泰州店的装修,没能好好写点儿什么,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觉得太浮躁,真的想坐下来跟大家安静地说说话,聊聊天。


卖过咖啡,现在还炸着臭干,又加入了本当屋,嘴上说要给以后的孩子赚点儿奶粉钱,实际上,怪不好意思的,一直以来,都特别钟情于日本匠人的执着,日料更是一个将工匠精神和美味食材完美结合的一门手艺,对于一个美食爱好者,日料有着无可抵挡的诱惑。




我儿时有一位同学,令我一直印象深刻,因为他吃薯片只买原味。在当时我是难以理解的,怎么会有人吃原味薯片?多没意思多单调!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当我慢慢爱上原味食物,终能理解她的喜好。


一碟小小的寿司,看上去那么简单、平凡,但是洗米,煮米,寿司醋调制,寿司饭团的克数,鱼生的厚薄,任何一个环节不把握好,味道都会有天差地别。把过去传统的东西保留下来是件很难的事情,生鱼片和米粉搭配的刚刚好,是最原始的味道。我很喜欢寿司入口的那一刻生鱼片和米饭浑然一体的感觉,如果忽视米饭的口感,只有厚厚的生鱼片就像羊羹一样充盈在口中,那种寿司实在不能接受,更不要说满口照烧酱了,那我宁愿去切半个盐水鹅回家跟老爸下酒去:“哎~这家卤子鲜!”



市场上成品的小菜非常多,口味也都不错,然而依然有人始终坚持保留手工制作的味道,用料的选择,严格的操作流程,可以看出制作者设身处地的为食客着想的用心良苦。曾经有一位客人生气的问道:“你们的小菜为什么这么贵?”服务生自信的说:“因为是手工自制。”他紧绷的表情立刻放松下来,眉毛挑了一下做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抿嘴一笑,欣然接受。





奈良时代的政治家、诗人大伴家持曾曾经在《万叶集》中写过这样一首和歌:“我要告诉石马吕,夏天食欲不振身体消瘦时,可以捕些鳗鱼吃。”从那时起,鳗鱼丰富的营养就为人所知了。


古时日本上流人士不吃鳗鱼,京都人开始把鳗鱼从肚子破开后切成便于食用的样子,再加以烤制,吃鳗鱼的人才多了起来。又过了二十年,江户(现东京)风味的鳗鱼料理得到了开发,从背部开膛后清蒸以除掉多余的油脂,然后稍微烤制一下,就连蘸食的调料汁也是精心研制的,从此,鳗鱼料理开始风行,本当屋便是延续了江户时代的风味,鲜活鳗鱼,自家烤制。



在日本,米饭配味增汤就是一餐饭。亚洲这片土地,没有比米更平实平凡的食物了,本当屋对米的态度不言而喻,严选东北五常大米,从洗米开始,去除浮尘,在醇熟技巧与方法下,是五十遍再五十遍的水中旋转,在经历数次过滤后与纯净水一同置入冰箱一整夜;而米与水再完美的比例也需要好容器共赴年华,燃气满满炊熟后,再放进进口保温桶内等待时间的作为,这种只属于日本高级别寿司店做米的方法,被本当屋奢侈的运用到每一握寿司每一碗米饭中,就连小朋友也很爱吃。


每一碗米饭经历了至少12小时的准备过程,晶莹剔透、粒粒分明。还有那朝一玉子,把蛋打入碗中,蛋黄就像一轮满月映入眼帘,带给人一种真切的存在感。这样的米饭和鸡蛋,本身就是一道美食,本当屋的老客户这样评价说,因为米饭好吃,所以一切都好吃。



如今这个时代,能从这种竞争中脱颖而出保留下来的餐馆,恐怕必须经过岁月的洗礼,事件很难的事情。时代正在不停的变化,日本料理的转变也理所当然,作为食物,能清晰的反映出时代和人心,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


本当屋并没有偏离一个日本料理店的正规,泰州万象城店精心挑选出之前所有客人最喜爱的菜,确保它们的品质,无论点哪道都绝对不要让客人失望,这就是我们所有本当屋人共同的目标吧。


承蒙您的厚爱

为了您更愉快的用餐

请花一分钟阅读



结尾想分享给大家一首歌,日本歌手“坂本九”的《Sukiyaki》(寿喜烧)…其实这首歌本身名为《上を向いて步こう》,意为“昂首向前走”,当初在国外发售时为了好记,而改名为与原意毫无关系的"Sukiyaki",即"寿喜烧"之意,这首歌除了在日本世代传颂外,还被国外翻译成了各种版本,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搜搜看。

虽然曲调听上去很喜庆,但歌词内容讲述的却是一名孤身在夜里徘徊的男子,必须借着抬头向上望使眼泪不致落下的情景…额…小鹿觉得在此情此景之下 ,这位男子“抬头向上看”应该是很难止住泪水的,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去吃顿美味的日本料理!一口下去绝对瞬间化眼泪为口水,化悲伤为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