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沙漠里的刺身到底是个什么鬼?

沙漠里的刺身 2018-11-11 11:01:31

不管在多恶劣的环境下,都不放弃对品质的追求。

即使是沙漠地带,即使希望只有0.00....1%,

也要找到一条活鱼,让自己享用一份新鲜刺身。


离上次更新,已超过了一个月。自去年8月毅然作出了辞去外资银行客户经理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后,便和日本旅游干上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有近2/3的时间在日本或在去日本的路上,用完了一本旧护照,新护照又是敲了近10页的日本海关进出。


一直在旅游,快乐吗?


当旅游成为一个工作状态时,我毫不装逼地回答:完全不快乐。首先,没有买买买的时间,其次,同一个地方因为不同需要,去了三四次甚至更多次的都不在少数,没有新鲜感不说,即便厚着脸皮蹭遍了在日的亲朋好友和前同事上司的百家饭,光住宿、交通、租车等踩点的成本也花了将近十几万人民币。然而在日本的47都道府县深度行走了31个之后,却对自己的行为打了很大的问号。



作为海外自由行有着近十年经验的80后,由于看日语英语的资料信息并无太多障碍,很少依赖穷游途牛等国内知名网站,因此即使在旺季出门,也很少会遇上中国同胞扎堆的地方。七八月的澳洲,当带着孩子的亲子团大规模出没在黄金海岸凯恩斯时,我在乡下版的冲浪天堂学着冲浪玩着海上KAYAK,从拜伦湾追到moreten Island追到当地知名的观鲸重镇Hervey Bay,海陆空全方位目击鲸鱼迁徙,几天几夜的local tour享受着和欧美各国来的老外鸡同鸭讲的乐趣。十一的国庆,当同游意大利的中国同胞们拥挤在佛罗伦萨锡耶纳的广场时,我在Montalcino的酒庄寻找着喜爱的BDM,同时作为古罗马建筑的严重业余爱好者,曾两年买了淡季的机票,拿着复原地图和历史书在雨中一个个比对帝国广场的那一堆废墟。当马来西亚发生上海女生被绑架事件后,游客大幅度减少,深爱着SipadanMabul的我,连续第三年在仙本那登陆,跟着擅长寻找水下小生物的荷兰教练继续着浪在水下的日子。西班牙Granada,对于当时还在学Flamenco的我,流连忘返于Sacromonte的小酒馆,可以连着看几晚,甚至都有了留在洞里拜师学艺的心。


在周围朋友看来,我每次都能走出很local深度小众的线路;对于兴趣广泛和考证达人的双子,这并不是难事,带着对深度小众的自信,开始了策划日本旅游大业,然而试图把兴趣变成事业却遭遇了种种不曾预估的问题。


周围的小伙伴说,亲,你去的温泉乡都是当地人才知道的地方吧,山里泡着温泉看着星空发呆太赞了,但泡完温泉附近有可以买买买的地方吗(自己都说了是山里,日本再发达,也不是到处都有shopping mall啊);温泉旅馆的地产地消概念好赞,但是我不知道你说的とんぶり(地膚子)是什么高级的药膳食材,我只要吃和牛!“ “你推荐的传统工艺体验看上去好棒,匠人还会出来为我们讲解啊,可是工艺品太贵, 我家小朋友没有耐心坐那么久”  。。。好吧,依靠自己看来下半辈子是要饿坏了。于是,转战平台。


在此不带任何吐槽情绪,纯属内心独白。几乎所有的平台都说,你的日本行经验很多,可是你有什么特长呢?这是个网红达人需要贴标签的年代,我拿什么来包装你呢? ” 

特长?我有什么特长??我连头发都不长! 想想在欧洲澳洲,也经常会雇一些one day tour的当地导游,我咋就忘记问问人家,嗨,伙计,你特长是啥?”   


或许,随着信息量的开放,中国的旅游者最终会向欧美的旅游模式靠拢,会跳开国内的travel agency,在当地的tourisom center轻而易举解决所有问题;抑或者,中国游客的需求,最终会形成一条与众不同的达人产业。不管怎样,中国游客的需求升级已势不可挡,而我向往的,并不是个人崇拜的网红模式,更不是用自己的观点去代言一个并非自己祖国的地方,我想要做的只是成为桥梁之一。


路,很模糊,但一直在脚下。这世间本来没有路,走得多了便变成了路;然而好走的也都是下坡路。所以,看到难走的,就偷着乐吧。


抓住圣诞的尾巴~嗨起来!


挑战盛岡名物的工作照一枚。


明治40年创业的东家碗荞麦,吃满100碗发行证书和手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