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在寿司之神手下当学徒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钓胃口 2019-03-20 16:19:14

12

星期日 - 植树节


2017年3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棵树的成长需要时间,一个人的成长却是一辈子的事情


小野二郎花了一辈子,只做捏寿司这一件事,把职人和匠人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但他还不认为自己做到了最好,同样的,名师出高徒,小野二郎已经九十多岁了,培养接班人也是他的迫切任务之一。




但是要想成为寿司之神的门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2年连米都不让你碰,整日只能做清洁和打杂这样的枯燥生活,熬过了考验期,在从门生变为职人的路上,也是充满了艰辛和对意志力的磨砺。




这个当年在小野二郎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一丝不苟的工作的小伙子,就是他的亲传弟子Daisuke Nakazawa 中泽大辅(以下简称中泽,他为了做好Tamagoyaki ( 玉子焼き),曾经4个月什么都不做,就是反复的做了200多个玉子焼,但每次都被说不行,还不够好,在最后终于获得师傅的肯定的时候,他几乎都要流下泪来了。




11年的学徒生涯,中泽也继承了师傅二郎的匠人精神,并得到二郎的认可达到了职人的高度,时至今日,他做的Tamagoyaki ( 玉子焼き)已经被人们誉为几乎可以和师傅比肩的人间美味了,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每次做这道寿司的时候,都有新的感悟,他做出来的每块蛋饼,都坚持要用自己的脸颊贴近刚从火上拿下来的烤盘,用脸部去感受温度和火候。




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切实的感受到鸡蛋在烤盘里的状态,才能把最好的食材在最好的状态下放到食客面前。



当年那部轰动全球的纪录片Jiro Dreams of Sushi上映时,中泽在小野二郎的店里已经能和二郎的儿子一起站在前台为客人做寿司了,正是被他那为了追求完美,近乎偏执的去做Tamagoyaki ( 玉子焼き)的精神所感动。



纽约的Alessandro BorgognoneFacebook上找到了中泽,并邀请他来纽约发展,要知道,Alessandro Borgognone可是一句日语都不会说的,他和中泽最初在Facebookemail上的沟通,都是通过Google翻译完成的,想想也是醉了。




起初中泽还没有动心,但Borgognone多次发出诚挚的邀请,加上2011年日本发生的大地震和福岛核电站的事故,最终让中泽来到了美国,开始作为Borgognone的合伙人,一起在纽约继续他的寿司梦。




中泽除了被人称为Tamagoyaki ( 玉子焼き)小王子之外,师从传统江户前流派宗师小野二郎的他,可并不是只会做这一道寿司,据说刚到纽约的时候,Borgognone为了考验他的料理水平,故意从唐人街买了一个电饭煲和随便挑选了几样非常普通的食材,让中泽当场做给他吃,结果中泽毫不怯场,用自己的寿司功夫让Borgognone立刻敲定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中泽现在非常自信的把自己的寿司称为纽约流派,而不是他师傅开创的江户前流派,他的风格也和师傅二郎大不相同,在二郎的店里,客人是要在二郎执着的眼神中,鸭梨山大的把刚捏好的寿司一丝不苟的吃下去。




而在师傅面前不苟言笑甚至还有点木讷的中泽,开了自己的店之后,他为客人服务的节奏更加轻松,还会用他那不太熟练的英语和客人开玩笑。




其中他除了自己赖以成名的Tamagoyaki ( 玉子焼き)之外,还有一道“跳舞的扇贝”也是为人所津津乐道。



新鲜刺身的扇贝肉

上桌的时候碰一下还能动


但是和师傅小野二郎在东京的店一样,中泽在纽约的寿司店也只安排了10个位置,每个位置都要提前1-3个月预定,还没有菜单可选,全凭中泽根据当季的食材来安排你吃什么。




总共20道菜品(包括前菜,寿司和甜点)的Omakase sushi平均消费是150美金一人,他认为只有这样的安排,才能让寿司师傅保证给每位顾客最好的美味,相比之下,现在中国遍地开花的打着“舌尖上的中国”的各式餐馆真的是令人汗颜啊!

 

那么,在中泽口中他所开创的纽约流寿司,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一起来看看这个小短片吧。




文中文字为钓胃口原创,图片及视频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深海美味1元起,京东众筹火热开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