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算杀(十三)

五伤先生 2019-07-07 04:58:13

 显然我遇到的人不是歪嘴,肯定也不是邬神仙了。已经很晚了,我此时也想不出个头绪来。老黄说思密达就住在奉化市里,离这里几十公里不算远,明天让他把玉录拿过来我们仔细研究研究,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黄老板的别墅很大,房间也很多,我们分开住下。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很是感慨。无意中的一句闲聊,竟然把自己牵扯进了一个设计周密的算杀局里,还越陷越深。到底这一切为了什么,青囊玉录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来一切要等到明天见了。

由于头一天喝了很多酒,虽然说茅台不上头,但是还是睡的迷迷糊糊。我正睡着,老宫推门进来了。他跟我说:“五伤,出事了”

我一翻身爬起来:“怎么了?”

老宫说:“思幂达家被盗了。”

这么巧?那个东西丢了?我问。

“不知道啊,早上老黄接电话,思密达在医院,说昨晚家里进贼了”。

“人没事吧?”我问。

“不知道,人在医院,我们马上过去看看”。

老黄不能开车,所以老宫开车带着我们去了奉化市医院。到医院的时候思密达正在输液,看起来人没什么大事,就是吓坏了,浑身瑟瑟发抖。

我们和思密达有一年多没见面了,现在看起来和之前的变化不大,只是没化妆,人显得憔悴了些。

看到了老黄,思密达一下子哭了。本来么,二十岁的小女孩碰到这个事都会害怕。老黄连忙问怎么回事。

思密达说:“昨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家看电视看得很晚,差不多一点多的时候,他就听到厨房有声音。她以为是进了老鼠,就去厨房看看,结果刚进厨房,就有人从背后用毛巾捂住他的嘴巴,然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靠,拍电视呢”老宫说。

“后来我醒来,发现家里乱七八糟的”

“丢了什么没”说完我和老宫对视了一眼。

“没丢什么,财物都在,就是头晕的厉害,就到医院来了。”

“你那串玉丢了没有?”老黄问。

“玉?没有,我昨天晚上去健身,把那个放在健身会所了,没带回来。”思密达说。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思密达已经报警了,在医院打完点滴,一起去公安局录了口供备了案。然后一起陪着思密达去健身会所取玉录。

我们在楼下等,不一会思密达从健身会所出来,老黄怕横生意外,想直接回家。

“黄总,我想去洗个澡。“我说。看他们几个迟疑的看着我,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们在街上转,看到了一个“水空间“的洗浴中心,我示意他们下车,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和老宫扶着老黄从男宾口进入,我示意他们都别带手机,直接到了大厅。几乎同时思密达也到了大厅。

我们要了一个包厢,我让思密达把东西拿出来。

这是一串绿松石的挂件,看的出来是个老件,珠子盘的釉色很柔和。吊坠是一个莲花形状的锦囊,估计青囊玉录的青囊指的就是这个吊坠吧。

我拿在手里反复的端详,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老宫拿过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奇特之处。

 “我当时拿回来就研究过了,没什么特殊的地方,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有人出那么多钱买。“老黄说。

思密达穿的是一件白色浴袍,头发随意的绑了一下,更显妩媚。此时没有了在医院时的惊慌,又恢复了小女孩的活泼。老宫在那研究玉录,思密达也凑过去看,自觉不自觉的靠着老宫。

老宫可能觉察到了,不好意思的挪了挪身体,抬头看了我一眼,看我正看着他坏笑,尴尬的笑了一下。

“五伤,你为什么把我们叫到这个地方啊,人家小宋还是个女孩子。”老宫问我。

老黄点点头,等我回答。

“老宫,黄总。你说这个东西在小宋这里,谁知道?”我问。

“除了你们,我没跟任何人说”老黄说。

“这就对了。可是为什么我们昨天晚上刚说完,昨天半夜就有人去了小宋那,你们不觉得奇怪么?”我说。“所以,我觉得有人监视我们,或者说我们身边有窃听器。所以我才让你们到这来,换了衣服,什么都不带进来,就不会被窃听了。”

老宫老黄和思密达点头表示认同。

我们一起研究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是没看出这串珠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宋,你把这个收好,我们回去了慢慢研究”我说。

“宫哥,我怕有人会来抢,还是你帮我先拿着吧”思密达含情脉脉的看着老宫。这小丫头看来对老宫有意思啊。

“幂幂,我帮你拿着吧。”老黄还是想自己看着宝贝。

“不行,就让宫哥拿着,这个东西是我的,我说了算”思密达白了她老爸一眼。

看来老黄是习惯了小宋对他这种态度,干咳了一下,没再说话。

“老黄,就让我们先看看,你家里不安全,我和老宫先研究几天,三天之内一定原物奉还。你看呢?”我说。

老黄现在特别害怕,毕竟关系到他个人安危,看我这么说了,他只好同意。

交代完之后,我们分头行事。思密达送他爸爸回家。我和老宫一路。

出了浴场,穿好衣服,我看到有两个未接电话,是江总的。我打了回去。

“五伤,你现在在哪?

“我在奉化啊,怎么了?”

“那太好了,晚饭一起吃吧,我请你吃小龙虾!”江总说。

 “好啊,没问题,那一会见。”

约了地点,挂了电话,我和老宫说:“江总电话,要请我吃饭,我估计就是那个女鬼的事,你信不?”

老宫笑笑没说话。

我们约在盱眙小龙虾馆,好像吃龙虾的地方都叫这个名字,据说是产地。不过这家店是奉化市内最火的一家,味道很地道。我们去的时候江总已经点好菜,不一会菜就上来了。除了一大盆龙虾,还有一盆口水牛蛙。还有一大盆刺身。

我对小龙虾和牛蛙不是很感兴趣,对刺身还是挺有感觉的。老宫就是肉食动物了,吃的眉飞色舞。

吃了差不多了,江总放下筷子:“五伤,前天你让我看看我家祖坟,你说完我就没心思工作了,下午我就开车去了,让你说对了。”

   老宫一听江总这么说,马上看了我一眼,对我微微一笑。

我没说话,江总继续说:“去年我妈走了,我给她和我爸爸并骨,然后把墓修了一下。当时没注意,我这次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我妈的墓傍边有一个没有碑的矮坟,给欺了。”

“难怪呢,找到原因就好办了,你选个日子重新给人家修一下不就好了,再超度一下。”

“那你帮我弄一下吧。”

“那个你自己搞搞就行了,实在不会找个先生呗”我边吃边说。

“我相信你,就找你吧,该注意什么,风水什么的我又不懂”江总说。

“心诚则灵,其实风水什么的并不是很重要。”

“五伤,你这个我不同意,风水怎么能不重要呢?我们这里很讲究这些的”江总摇摇头。

“呵呵,江总,你知道风水是怎么产生的不?”

“五伤,你又要科普啊?”老宫笑着说。

江总很喜欢听我讲这些东西,她催我快点讲。

“其实啊,古代的时候人们要安家,因为战胜自然的能力有限,所以选住的地方呢,一定要背风,还要有水源,同时呢还不怕发大水,视野还得开阔。这就是常说的前照后靠,藏风得水,也就是风水,当然还有很多。然后呢慢慢的随着文明的进步,经验越来越丰富,需要注意的也就躲起来了。比如不能露富,所以就得避免一箭穿堂的格局,在门口得放个屏风。又比如不能让湿气进入屋子里,所以南屋北制就是凶,等等。而且随着到了封建社会,一些封建的礼制也融入了居住环境之中,这就是阳宅风水。”

“那阴宅呢?”江总问。

“中国有个传统,叫做事死如生。所以阴宅很多方面要和阳宅的建制一样。所以阳宅的规矩就变成了阴宅。所谓的风水,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些礼仪方面的东西。”我一边说,一边吃了一片刺身。

“但是很多人因为阴宅的风水命运真的改变了”江总说。

“呵呵,这个还是心理作用,你看那些开国皇帝,很多出身都不高,所以祖坟也不会好哪去。但是却都是当上了皇帝。而当上以后才开始大兴土木造墓地的,希望能保佑子孙后代,但是最后不都亡国了。所以风水这个东西,别太在意。”

“那你怎么解释那个女鬼呢?”江总说的时候,不自觉的看了看身后。

“这个,是磁场感应的原因 

“灵魂也是一种能量。灵魂和灵魂之间,是可以相互充电和影响的。人死了以后,灵魂作为一种能量其实是可以保留的,并且会去影响其他的灵魂。我们选择风水宝地,就是选择一个可以保留灵魂并且为之充电的地方。这样当你祭拜的时候,你供奉的这个能源就会为你充电,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保佑。这么说吧。风水宝地就是电源,先人的灵魂就是充电宝,你就是手机。你经常去祭拜,就是经常去充电。能理解不“

老宫和江总点了点头。

那先人不投胎啊?老宫问。

“投胎也没事啊,如果你选的是个风水宝地,那么你的先人走了,那么自然还会有别的灵魂去的。毕竟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而你总去祭拜,他也会保佑你的,一样的。“

“那要是凶穴呢?是不是越拜越倒霉?“老宫问。

“没错,越拜越倒霉“我笑了笑。

“那我这个是怎么回事啊?“江总问。

“你这个啊,因为你父母的墓和人家那个混到一起了,所以和你产生感应了呗?而且能对你有影响,起码说明两个事情,第一个是你的身体现在特别弱,也就是你现在处于倒霉阶段。还有一个,就是你这个风水破坏的应该挺厉害的。“

“五伤啊,你别讲了,你就帮我把这个事情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