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在男友家发现陌生女人的高跟鞋,真相竟是...

学点瘦身秘籍 2019-04-14 16:32:21


被藏在书房里的女人


1

 

夜已深了,窗外的雨下得很紧。

 

雨声异常急促,恰好打在心跳的两拍中央,人心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捆绑,不由地揪紧。

 

邓雨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一片深沉沉的黑暗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在向她走过来。

 

不、不对……


不是走过来,而是飘过来!

 

邓雨薇一凛,一下子清醒了,睁大了双眼。

 

这时候,那个人已经飞速地到了她的床前。

 

邓雨薇看清楚了,这个女人披头散发,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睛因为瞪大,几乎凸出了眼眶。

 

两道猩红的血从女子的双眼中流了下来,看起来尤为可怖。

 

邓雨薇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她想大声呼救,但声音到了喉咙的时候,就像一根极其尖锐的鱼刺一样,瞬时卡在了喉咙里。


她发不出声,只能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女人举起血淋淋的双手,掐向了她的脖子——

 

女人的指甲很长,几乎快要洞穿邓雨薇的脖子,邓雨薇拼命地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她只感觉,身体里的气息已经无法受自己的掌控流动,意识在慢慢的溃散……

 

“啊!”


邓雨薇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是一场梦。

 

邓雨薇一抚自己的额头,才发现自己在睡梦中惊出了一身冷汗,薄薄的丝质睡衣就像是刚从水中捞起来一样。

 

她打开灯,摸出手机,给男友徐莫洋发了一条短信:做噩梦了,好怕。好希望你在我身边。

 

邓雨薇等了五分钟,徐莫洋没有给她回信,想必已经睡了。

 

邓雨薇叹了口气,只好自己下床换了件睡衣,重新上床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床对面那面巨大的全身镜,在微弱的灯光中,倒映出邓雨薇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搬进徐莫洋的家里之后,就会常常做噩梦。

 

她总觉得,徐莫洋的别墅里,总是阴森森的,透出一股莫名的寒气。

 

直到现在她还清晰地记得,梦中的女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裙,脚踩一双红得像血一样的高跟鞋。

 

回想起梦中的场景,邓雨薇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猛地摇了摇头,想把噩梦的片段从自己的脑海中晃出去,过了好久,才勉强又休息了一会。

 

一切重新归于宁静,只有窗外的雨,仍然在滴滴答答地下着,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

 


2

 

第二天傍晚,徐莫洋出差回来了。

 

徐莫洋是年轻有为的机械工程师,年薪百万。


平日里出差的次数很多,但是,因为邓雨薇在家里,他一般会把出差的时间控制在三天以内。

 

听到门开的声音,邓雨薇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跑过去迎接徐莫洋。

 

徐莫洋抱起邓雨薇,转了个圈。


将邓雨薇放下来之后,用手轻轻地一刮她的鼻梁,宠溺地说道:”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又做噩梦啦。”

 

“嗯。”邓雨薇噘起嘴。

 

“那都是梦,不是真的,别放在心上。都怪我不在家,我现在回来陪你,保准你不会再做噩梦啦。”


徐莫洋眯起眼睛笑着,他本就长得阳光帅气,笑起来更是明朗俊俏,“快看看我给你买的礼物。”

 

徐莫洋弯下身,从包中取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当着邓雨薇的面打开。

 

盒子中是一条极其精美的项链,项链上有一颗晶莹剔透的吊坠,像是一颗摇摇欲坠的蓝水滴。

 

“好漂亮!”邓雨薇一声惊呼。

 

徐莫洋微微一笑,温柔地替邓雨薇戴上项链,邓雨薇照了照镜子,开心得眉毛都要飞到鬓角里去了。

 

“怎样,要不要奖励我一下?”徐莫洋笑眯眯地看着邓雨薇。

 

邓雨薇微微红了脸,踮起脚尖,在徐莫洋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徐莫洋按捺不住,顺势揽住邓雨薇的腰,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

 

邓雨薇今天涂的是带有玫瑰清香的口红,这一抹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撩动着徐莫洋的神经,他忍不住横腰抱起邓雨薇,大步走向房间,将邓雨薇放倒在床上。


在昏暗的房间中,徐莫洋褪去邓雨薇的衣物,一寸一寸地抚摸着邓雨薇顺滑柔腻的肌肤。

 

在女人呻吟的刺激下,徐莫洋也饿释放了原始的兽性,大胆而狂野地占有着邓雨薇。

 

在一次又一次强烈的冲击之后,两人一同达到了高潮。


徐莫洋伏在邓雨薇的胸膛上,一边感受着她身体的微微起伏,一边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

 

邓雨薇垂目看着徐莫洋,心想,没想到,平时那么文雅绅士的一个男人,在床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事后,徐莫洋先去洗澡,邓雨薇拉开了台灯,坐在灯下,随意地刷着今天的微博。

 

突然,她听见房间里有一些异样的响动,声音不大,但邓雨薇生来听觉就比一般人要来得灵敏,一下子就觉得不对劲。

 

邓雨薇环顾了四周一圈,发现那微弱的声音,好像是从那面巨大的全身镜后面发出的。

 

邓雨薇放下手机,一步一步地走向镜子,在镜子前站住了脚跟。

 

这时候,徐莫洋正好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发现邓雨薇正在认真地端详全身镜,问道:“怎么了?”

 

“莫洋,你有没有听见镜子后面有声音?”邓雨薇皱着眉头问道。

 

一瞬间,徐莫洋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诧而狠厉的神色。


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又重归自然。

 

徐莫洋几步上前,揽过邓雨薇的肩膀:“雨薇,你想什么呢,镜子后面怎么会有声音。你肯定是最近噩梦做得多了,都出现幻听了。”

 

邓雨薇叹了口气,想想也是,或许可能真的是她多心了。

 

徐莫洋揽着邓雨薇回到床上,中途微微侧过头,瞟了那面镜子一眼,眼神捉摸不定。

 


3

 

虽然是周六,但徐莫洋因为工作繁忙需要加班,因此一早就出门去了。

 

邓雨薇睡了个好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起床刷牙,照镜子的时候却发现脖子上空空的,徐莫洋送她的那条项链不见了。

 

邓雨薇非常喜欢这条项链,连脸也顾不得洗,赶紧到处寻找。

 

邓雨薇趴在地毯上,一路寻找过去,找遍了整个房间,一直到了床头柜附近,才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是她的项链。

 

想来估计是睡觉的时候项链滑落,掉在了这里。

 

邓雨薇捡起项链,很是高兴,准备起身的时候,余光却瞟到床下有什么东西正泠泠发着光。

 

出于好奇,邓雨薇找来一根长衣架,将床底下的东西挑了出来。

 

没想到,床下竟然有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

 

一瞬之间,邓雨薇想起了她的噩梦。梦里的女人,也是穿着红色的高跟鞋,狠狠地扼住了她的咽喉。

 

想到此,邓雨薇情不自禁又冒出了冷汗。没想到,就在她的床底下,竟然真的有一双红色高跟,而且,邓雨薇很清楚,这双高跟并不是她的!

 

此时的邓雨薇更想找徐莫洋问个清楚,这双不是她的高跟鞋,到底是谁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床底下?

 

比起噩梦成真,邓雨薇更怕的,是徐莫洋还有别的女人。

 


4

 

听到楼下有开锁的声音,邓雨薇拎起红色高跟鞋,蹬蹬蹬地跑下楼去。

 

瞟见邓雨薇的身影,徐莫洋高兴地喊了声“雨薇”,然而,在他看见邓雨薇手上的东西时,他的笑容却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这双鞋你哪来的?”徐莫洋盯着邓雨薇的眼睛,冷冷道。

 

邓雨薇被徐莫洋突然沉下来的神情吓了一跳:“我无意间在床下找到的,就想来问你下这是谁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床底下?”

 

“我前女友的。”


徐莫洋的眼睛中闪过一抹阴冷,他从邓雨薇手中夺过那双红色高跟鞋,将它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前女友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所有穿过的衣服鞋子都到处乱扔。分手之后,我把她的所有东西都清理了,没想到她还在床底下丢了双高跟鞋,我整理的时候,没注意到。”

 

“你前女友?”邓雨薇皱了皱眉头,她从来没听说过徐莫洋还有个前女友。

 

“嗯。”

 

“那她现在在哪儿?”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徐莫洋突然变得极度不耐烦,“你是现女友,跟我好好过就行了,提她做什么?”

 

“我……我就随口问问。”看到徐莫洋的表情并不好看,邓雨薇轻轻嘟囔了一句。

 

徐莫洋却绕过她,径直上了楼。

 

邓雨薇站在楼下,越想越不对劲。


为什么一提到前女友,徐莫洋的脸色会变得那么快?


邓雨薇隐隐觉得,徐莫洋一定有什么在瞒着她。



5

 

不知道为什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徐莫洋对邓雨薇越来越冷淡。

 

他开始频繁出差,也不爱回家了。就算回家,也不怎么和邓雨薇亲热。

 

邓雨薇有意和他说话,徐莫洋也是爱理不理,甚至,有时还会向邓雨薇发脾气,表情上写满了厌恶和不耐烦。

 

邓雨薇猜到,徐莫洋是腻了她了。

 

但是,邓雨薇一直不肯相信也不想承认,之前那么爱她疼她的徐莫洋会在谈恋爱不到三个月之后,便对她失去了兴趣。

 

直到有一天,邓雨薇一个人出门逛街的时候,看到徐莫洋之前最爱去的那家咖啡店里,徐莫洋正摸着一个女人的脸颊,和她搂搂抱抱。

 

那个女人很年轻,长得也很美,徐莫洋抚摸着她的秀发,就像是对待珍物一般。

 

这个场面似曾相识,徐莫洋与邓雨薇热恋的时候,对她也是这样。

 

邓雨薇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在床上呆坐了一个晚上。

 

知道徐莫洋劈腿,她的第一反应是和徐莫洋分手。


然而,徐莫洋与她恩爱的画面一幕幕地涌上了心头,她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徐莫洋,根本无法离开他。

 

回过神来时,邓雨薇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满是热泪。

 

她要挽回徐莫洋的心!


邓雨薇坐在床上,抬头环顾一周,发现房间里的一些地方已经有些陈旧,或许,徐莫洋不想回家,也是因为这个家没给他足够的新奇感呢?

 

邓雨薇决定好好地重新布置一下家里,给徐莫洋制造一些惊喜。

 

她拨通装修师傅的电话,约了个时间,打算给家里来一次大换血。

 


6

 

趁着徐莫洋出差的空当,邓雨薇把装修工人叫到家里,按照徐莫洋喜欢的风格,更换了一遍家里的陈设,把家里变成了新的一副模样。

 

但是,就连邓雨薇都没想到的是,在认真地对家里进行了一遍清扫和整理之后,她在家中许多日常不会注意到的隐蔽角落里,发现了女人的东西。

 

首饰、项链、发圈、甚至内裤……但这些东西,通通不是她的。

 

邓雨薇想到,徐莫洋跟她说,他曾经有一个前女友。


也在整理房子的时候,把他前女友的东西都清了出去。


没想到,他的前女友还是在房子里留下了这么多细小的痕迹。

 

“邓小姐,邓小姐!”负责装潢的郑师傅唤了几声邓雨薇。

 

在第三声的时候,邓雨薇回过神来,匆匆跑到郑师傅身边,问道:“什么事?”

 

“你看这面镜子,我们要不要拆掉?”郑师傅指着房间里巨大的全身镜对邓雨薇说,“因为我们的房间现在走的是欧美的风格,这面镜子太古典了,放在这里有些突兀。”

 

“拆吧。”邓雨薇本身对这面镜子就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它很诡异。

 

郑师傅应了一声好,便叫来一个助手,两个人联手撬开墙上的螺丝,将全身镜从墙上卸了下来。

 

令大家感到震惊的是,全身镜的背后竟然不是普通的墙壁,而是一处暗穴!

 

这处暗穴极大,容下五六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就在暗穴完全敞开的时候,一股刺鼻的腐臭味,也如同涨潮的海水,一下子向外界涌了出来。

 

“啊,这、这是……!”郑师傅用手电筒往穴里一照,顿时惊叫出声,脸上白得可怕,连手电筒都掉在了地上。

 

邓雨薇看了一眼,不由尖叫一声,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吓得花容失色。

 

这时候,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的号码很陌生。

 

“喂……”邓雨薇颤抖地接起电话,根本缓不过劲来。

 

“邓小姐,有件事,我们聊一下。”


邓雨薇的梦昭示着什么?那双红色高跟鞋又是怎么回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