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日式美食联盟

华阴张自强 杨虎城的结义兄弟

微华阴 2019-06-03 22:24:56

张自强(18851948),陕西华阴陈家村人。青年时期,追随杨虎城将军,在杨虎城军中担任旅长之职,为国民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西北军中影响颇大。那个时期,只要是华阴人,没有不知道他的。


△张自强先生生前照片

华阴县志载:“出身贫苦,为人豪放重义气。少年靠为人做短工为生。1908年参加杨虎城组织的中秋会,并与杨虎城等8人结为金兰,活动于蒲城、大荔、华阴一带。1911年随杨虎城参加秦龙复汉军,曾参加对清军升允的作战。其后,一直在杨麾下,历任营长、团长、旅长。期间1926年镇嵩军刘镇华围困西安时,坚守北门,率部从北门突围,迎接冯玉祥部解围。西安解围后任潼关、华阴、华县三县民团总指挥。1937年应孙蔚如之邀,任陕西省政府参议。张自强因幼年家贫,读书不多,但对地方教育事业颇多关注。曾出资参与华阴三河口小学及华阴云台中学的筹建工作。1948年因病故于西安。

△作者向李庚辰先生了解张自强先生情况 

为了更多的了解关于张自强的故事,年前,我走访了三河斋主李庚辰先生,李庚辰先生自幼酷爱书法,作品入展2009年《世界旅游日.中国主会场暨陕西书画名家作品展》,多部作品被渭南档案馆收藏。现为渭南市楹联学会会员、渭南市书法协会会员、渭滨农民书法家协会会长。李庚辰老先生,今年77岁高龄,身体健康,记忆犹存,谈笑风生。他说:“我上小学时,参加过张自强的追悼会,三河口小学就是张自强出资办起来的。张自强的名声很大,与杨虎城结拜为弟兄,参加过‘二虎’守长安战斗。”

张自强弟兄三人,他排行为三。老大一直在家为民,老二长期在华阴庙做生意。老大一个儿子,老二七个儿子,张自强四个儿子。晚辈堂兄弟共12人,晚辈堂姊妹8人。现在只有老二的儿子张福财(儿子张亚杰)全家生活在华阴,老大老三的后人分别生活在蒲城、西安、石家庄、青海、新疆等地。

2017年2月26日午,我走访了张自强的侄孙张亚杰(张自强二哥的孙子),张亚杰在华阴市太华南路(掌化村路边)西侧,开了家“老张家羊肉泡馍”馆,羊肉泡馍味道纯正,生意兴隆。听了我的来意,十分热情,倒茶递烟,不在话下。

张亚杰说:“过去,家里受打击,没有人愿意提起老人的过去,生怕惹出事端来。所以,父辈们给我们晚辈们说的情况也很少,我知道的关于我三爷的很多事,还是听另外两个老人和邻居们说的。一个老人是南城子村张老汉(名字不知道,已故),另一个老人是五方村张寿福老汉。”

我问:“张老汉怎么知道那么多?”

张亚杰说:“移民反库时(1985),滩里还没有学校,我在岳庙初中上学。上学期间,常到茶馆喝醪糟。这个茶馆就在澡堂子隔壁,烧茶老汉姓张,当时有七十多岁。他看我常来,就问我家在哪里,我说是北社陈家的。老汉一听说我是陈家的,兴趣一下子来了,接着又追问我:过去陈家村有个张自强的人你知道吗?我说那是我三爷。老汉继续问,那他家现在还有谁?我说人都在外头呢,不在华阴。从那时以后,老汉才慢慢讲述我家过去的很多事。”

我问:“他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张亚杰说:“他说的很多,许多都忘了”

我问:“那你能记起多少就给我说多少。”

张亚杰说:“好,张老汉说:你三爷(张自强)少多拐,父(你姥爷)威严,他抵触而割牛尾,被装入麻袋,令家丁抛入河。又说:长工没有抛到渭河,将其放了。他游过河,荡蒲城,结闲狭,除恶暴,扬善名。后来被杨虎城收编,并与杨虎城等人结为金兰。抽支烟接着说:你们家屋里很大,半条巷都是你家的。除了宽大的院落以外,还有长工(佣人)居住的地方,以及马坊、磨坊、油坊等作坊,家大业大。西安自强路三分之一街坊,都是你三爷置办的。” 


△作者向张亚杰了解张自强先生情况 

又问:“你和五方村张守福老汉是怎么认识的?”

张亚杰说:“我和他不认识,是他来主动找我的。我开羊肉泡馍馆已经7年了,刚开始那年,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汉来问我,你是张自强他谁?我说张自强是我三爷,我是他的侄孙。他说,娃咋,我可找到你了!老汉握着我的手,不停地摇,舍不得丢手。既高兴,又激动,接着说:我打听了许多人,才知道你在这里,我今天专门来找你。”

问:“他找你有什么事?”

张亚杰说:“他说,我没有事,就是想见见你,和你聊一聊,问问你们张家后人的事。我一边沏茶一边和他聊。他快80岁了,身体还很硬朗。关于说我三爷的事,我很乐意听。过去,家人因此抬不起头,后辈把我三爷的人生当做一种耻辱。现在,我们后辈把祖辈那些事,当做一种荣耀。只要有人来打听我三爷的事,谈论我三爷的事,我都热情招待,伺候到底。”

问:“他对你都说了些什么?”

张亚杰说:“张寿福老汉喝了两口茶接着说,我是五方村人,今年78岁,你三爷是个好施善,重义气的人,曾经资助、帮助过许多人。”

问:“举个例子说说?”

张亚杰说:“张寿福老汉说,解放前,我在西安卖粳糕,常常受当地人欺负,地皮吃了粳糕不但不给钱还有意找事,干扰得生意没法做了。一位乡党说,你找乡党张旅长去,我说人家是个大官,咱是一个卖粳糕的,能看得起咱吗?那位乡党说,那你不知道,他是一个重好施善、讲义气的人,你只要说是华阴人,他不论你出身贵贱,一定会帮你忙的。我就试着去找,门卫不让进,我说是华阴乡党。门卫通报后才进去,警卫招呼我坐在前厅,端了一杯茶,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警卫立正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你三爷出来了,看了看我,问我是华阴哪个村的,找他有什么事?我把受人欺负的事说了一遍,他说你回去,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当时,我还有点纳闷,不相信。第二天卖粳糕,那个地皮又来了,将粳糕吃完,什么都不说,扭回头就走了,我还不敢讨要。他没走多远,被两个彪形大汉脚踢拳打赶过来,那两个大汉让其跪在我面前,说卖粳糕以来,你一共吃了多少次没有给钱,那个地皮一个劲儿求饶,爷,你不要打了,我全赔,地皮从腰里掏了200元,一个大汉问我够不够,我说够了,另一个大汉将其踢一脚,说‘滚’,地皮连爬带滚,腰圈下一溜烟跑了。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问:“他还说了些什么?”

张亚杰说:“张寿福老汉说:从那时之后,每遇时节,他带些礼物,都要去看看我三爷。我三爷看我老实可靠,就将他认作干儿子,解放前后,他们一直来往。文革期间十年不敢来往,文革后因我们家被移民到蒲城,他们失去了联系。自移民反库以来,他多方打听,才打听到我在这里。他说,论辈分你应该叫我爹。他接着说,当年你三爷,也就是我义父,在西安建了一个‘华阴会馆’,华阴人来西安办事,只要进了会馆,吃住免费,回来时还给带上盘缠。你三爷一生行侠仗义,华阴人无不竖指称赞。解放前,西安北关是荒地,他在路两侧买了几块地皮,面积很大,当时建了好多街坊,占整条路的三分之一。他把这些街坊出租给小商小贩和一些公司,从此,人们习惯把这条路称为自强路。不久周边很快形成一条街,国民政府也就将其命名为自强路,这就是西安‘自强路’的来由。1948年,义父病故,追悼会在北社陈家村举行,从华阴县到省政府,以及社会各界都派代表参加,会场人山人海,场面十分壮观。”

问:“你听邻居们都说了些什么?”

邻居们说:“你三爷小名叫粪叉,小时不守本分,厌读书,喜打架。个子高,长得帅,不怕事,有胆识,脑子好使。曾在在商洛地区,担任过民团司令。年龄大了以后,华阴成立教导团,他借机被任命为团长,这样,他才回到家乡华阴。华阴形势复杂多变,他不愿卷入到是非圈子里,加之又是省参议,顺便入住西安修养。病故后,安葬家乡故土。坟墓就在河提附近处,渭河南移了四五百米,原来的三河口街道被淹没在滔滔渭河里。”

最后,我说今天就谈到这里,不打扰你了,以后有机会,在不影响你的生意的情况下再聊。接着,我和张亚杰互存了手机号,添加了微信,约定以后打听到关于他三爷(张自强)的遗闻趣事,第一时间告诉我,将其整理后,另行发表。

 作者简介 

严富余,1963年8月生,陕西华阴人,大专学历。曾任华阴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华阴市政府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现华阴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写作,先后在《陕西宗教文化》《渭南日报》《华山风》等报刊发表散文、游记、故事等20余篇。


本地推广